誠夫書架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輪迴樂園 愛下-第三十七章:背刺閲讀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主战场,西侧,位于暗盐湖附近的一片幽暗戈壁上,此地看似荒芜、昏暗,其实地下另有乾坤,是一座十几万人口的地下城。
此刻在地下的一条偏街内,一名身穿黑袍的身影停下脚步,似是确认无人跟踪,她敲响一扇铁门。
刷拉一声,铁门的探口被拉开,里面的黑暗中,是一双兽族的眼睛,观瞧片刻,里面的兽族才砰的一声合上探口,把铁门打开。
黑袍人跟着兽族走进黑暗的房屋中,途径一条走廊,走廊两侧有不少房门,一些开着的房门内,不是在鉴别赃物,就是在做欢愉之事,路过一个腥气扑鼻的屠宰场后,前方身穿工作服的兽人停步在一扇铁门前,攥起来沙包大的拳头,咚咚敲响房门。
刷拉一声,铁门的探口被拉开,一名海族女妖在里面观瞧。
“开门。”
兽人略带几分不耐的开口,里面的海族女妖嘟哝了声,这里是地下城,无法之地,海族与兽族合作,并不值得意外。
开门后,海族女妖整理着秀发,道:“人死了,什么有用的情报也没问出来,告诉厄格因大人,我尽力了。”
“原本也没报希望,你穿的严实点,把这个人送到暮冬城的庄园。”
兽人扛起被层层包裹的尸体开口,听闻他的话,海族女妖目露惊异,问道:“到庄园那边?好差事啊,你怎么不去。”
“呵~,你猜是去见谁。”
听到此言,海族女妖立即心生忐忑,刚要推脱,兽人已经扛着的尸体大步离开。
十分钟后,传送阵的微光在仓库内亮起,压低兜帽的海族女妖走出仓库,带领黑袍人向前方的古堡走去,刚靠近古堡几十米内,海族女妖就感觉到,仿佛有一双魔鹰的眼睛在盯着她,那冷酷与犀利的注视,就像一根根无形的尖针刺在灵魂上。
咚咚咚。
随着敲响房门,门吱嘎一声推开,海族女妖刚要说话,就咽了回去,房门内那3米多高,口中咀嚼着什么,眼帘低垂的高大身影,正以那双隐约透出红芒的眼睛,低垂着眼帘打量,仿佛在思索,来人会不会带来危险,如果是的话,当场就一斧格杀。
“我是屠宰房的人,送一名客人来这。”
海族女妖沉声开口,听闻此言,房门内的阿姆依旧咀嚼着什么,没说话,也没有让来人进门的意思,到这时,海族女妖忽然想起,因紧张忘记了重要的事,赶紧出示印徽。
阿姆的咀嚼动作停顿了瞬间,这才偏身让开路,门口的海族女妖偏头看向一旁的黑袍人,意思是,她只能送到这了。
黑袍人走进古堡一层后,马上感到暖和了不少,在阿姆的领路下,到了二楼内厅,黑袍人虽落座在单人沙发上,但并未摘下兜帽。
“不用这么拘谨,都是自己人。”
苏晓给来人倒上一杯茶,来人抬起作势摘下兜帽的手一顿,纤指握成拳,有几分咬牙切齿的说道:“谁和你是…自己人。”
乌鸦女盯着苏晓,可谓由内而外的恨到牙根痒痒。
“当初你多次追杀我,都‘高抬贵手’,还无偿赞助了不少奥术永恒星的黑枫树产出,又帮我把三件原罪物都带到奥术永恒星那边,这还不是自己人?”
“你…胡说!”
乌鸦女的情绪有些激动。
“哦?这么说,你一直都在帮奥术永恒星认真做事?”
“当然。”
乌鸦女回答的很坦荡。
“那我由衷希望,奥术永恒星多一些你这种认真做事的人。”
“你……”
乌鸦女刚要动手,忽然想到,根本打不过对面这家伙后,她选择不吃眼前亏,平心静气,长舒了口气后,问道:“找我有什么事,我今后,不会再和你秘密见面。”
苏晓从桌下取出一个遍布封印术式的金属箱,那凹凸不平,犹如被火焰灼烧过的银色金属箱,让乌鸦女下意识暗感不妙,但考虑到苏晓已持有三件原罪物后,她心中宽慰了几分,到底是多倒霉,才会遇到第四件原罪物,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是原罪物,你只管把它带回去就可以。”
苏晓说完,又拿出一个不大的木盒,也将其放在桌上,继续说道:“做完此事,你就可以来取走这份契约。”
今天乌鸦女会来此,就是忌惮契约的束缚,只要拿到这契约,那之后她就完全不怕苏晓。
“你做梦!”
乌鸦女骤然向苏晓袭杀而来,犹如黑色沙砾般的能量,充斥在房间内。
片刻后。
嘭!
一道残影撞破窗口,以急速轰在后方庭院内的林地中,刚落地,就化为一道飘逸的黑影消失在原地,可下一秒,一根黑烟箭矢袭来,以更快的速度超越她。
余光瞟到黑烟箭矢后,乌鸦女的心凉了半截,她被这无耻的魔灵能力教育过。
大片黑色沙砾般的能量,在乌鸦女周边化为锋刃,尽数向黑烟箭矢袭去,几乎同时,黑烟箭矢魔灵化,一道道锋刃从它身上各处穿透而过,但随着黑雾涌动,所有破口都恢复如初。
见此,乌鸦女轻嗤一声,双眼完全化为漆黑,就在周边围杀而来的兽族战士们,都认为乌鸦女要搏命时,一块晶体出现在她手中,被她摔在地上。
轰的一声,空间尘屑四溅,当这些尘屑消散时,乌鸦女已不知去向,与此同时,古堡的内厅中,苏晓拿起桌下暗格内的木盒,打开后,发现里面已是空空如也,原本装在这里面的契约羊皮纸,已被乌鸦女盗走。
这是真的契约,而非冒牌货,更为重要的是,这次乌鸦女在没触碰原罪物的情况下,成功脱身了,可以说,这是双方历次交手中,乌鸦女赢的最彻底的一次。
苏晓看着桌上的银色金属封箱,这里面装的,根本不是「黄金圣杯」,而是另外两件原罪物,更准确的说,是神父这次剥离「黄金圣杯」失败了。
并非不能强行剥离,可作为代价,神父的所有神血,都会在这剥离途中被掠夺到「黄金圣杯」内,这原罪物很特殊,或者说,这原罪物本身,不会对持有者造成任何层面的损害。
不像「恶魔之罐」那样会把历代持有者吞下,也不会像「死灵之书」那般,只要看了上面的知识,就会内心越发疯狂,身体也会随着内心的疯狂不断畸变。
「黄金圣杯」的作用为,只要持有者杀死生灵,就会根据杀死生灵的强弱,从里面涌出神血,而且是无比纯净的神血,这更像是种另类的祭献。
无论是直接触碰「黄金圣杯」,还是长时间持有,都不会有危险,真正的风险来自外界,那就是,每次饮下「黄金圣杯」内溢出的神血,其持有者的诡秘运势会提升一些。
什么是诡秘运势?初期还好,容易遇到游魂、亡灵一类,当诡秘运势强到一定程度,就开始容易遇到恶灵、诡异物等。
倘若诡秘运势到了巅峰,可能早上出门摔个跟头,都摔到空间夹缝内,然后误入漂游之间隙,转头一看,咦~,那不是烛女吗,它好像向我飘来了~
没错,一旦使用「黄金圣杯」,简直就是自行开启了地狱难度,随着不断使用「黄金圣杯」,自身的诡秘运势会越强,遇到的诡异存在也越强。
为了对付这些诡异存在,只能更频繁的使用「黄金圣杯」,饮里面的神血提升实力,可越是如此,诡秘运势越强,遇到的诡异存在也更强大,不断恶性循环,饮鸩止渴。
直到最后,误入漂游之间隙,看着前方庞大的茂生之狂乱,这,是近乎无法抵抗的存在了。
曾有名老哥,不知用什么方式挺过了这一阶段,烛女、茂生之狂乱、旧日之主见了个遍,就在这老哥认为,这已经是糟糕到极限时,他打了个喷嚏,再睁开眼,发现前方出现了个黑点,这黑点突然变大,然后消失。
当这老哥初步适应了黑暗时,发现自己周边的黑暗中,漂流着数之不清的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他是被偶然、短暂出现的深渊通道吸入其中,落入到了深渊的很深处。
就在今早,苏晓发现一件事,就是施法者那边不知道付出了什么代价,竟让三件原罪物又回来了,他一睁眼,死灵之书在上方漂浮,灵魂王冠在床头柜上,幽冥骨戒在桌上,而仙露露,则双眼含泪的在吊灯上蹲着,从那哆嗦的喵爪来看,最起码在上面蹲半宿了。
对于这些原罪物回来,苏晓毫不意外,归根结底,他才是这些原罪物的持有者,这些原罪物愿意被他送出去,主要是在他这吞不到资源,当然愿意偶尔被送出去,双方始终都是互相嫌弃的关系。
一直以来,苏晓对所见过与持有的原罪物,都进行了记录,并总结了它们的特性。
苏晓在「原罪物笔记」上写下「黄金圣杯」的特性后,将其收起。
现在这上面收录了「深渊之罐」、「死灵之书」、「灵魂王冠」、「幽冥骨戒」、「收藏家」、「黄金圣杯」总计六件原罪物的特性。
后续应该不会再收录其他了,至少苏晓是这么希望的,毕竟就算到现在,他看到新的原罪物,依然会感到心悸。
与此同时,主战场边缘地带,一片浅水洼上,血迹漂浮在水面,一道身穿黑色紧身衣,头发扎着长马尾的身影,正倒在水洼内,她的视线在不断变窄、模糊,就在这时,她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接近。
“她在这。”
听到治疗师那浑厚的烟嗓,乌鸦女知道这次的计划成功了,很快,赶来的一众施法者将她安放在急救垫上,治疗师双手中浮现绿色微光,飘散在乌鸦女周边,却被乌鸦女推开,她视线迷糊的问道:“瑟菲莉娅那老女人,还有古亚那老头在哪。”
“就在你眼前。”
瑟菲莉娅脸上原本的一丝笑意消失,听到她的声音,乌鸦女深吸了口气,强行让生命力活跃几分,目光恢复清晰,她看着瑟菲莉娅说道:“印记附在他刀鞘上了,能不能成功,就看你们的了。”
乌鸦女这次与苏晓会面,并未隐瞒一众施法者,而是在接到秘密联络后,就去找了瑟菲莉娅与古亚院长,与两人说明情况。
“做得好,你没枉费魂大人对你的信任。”
瑟菲莉娅正色开口,听闻此言,乌鸦女有几分意动,像是被瑟菲莉娅感动了般,欲言又止,外加她濒死到即将死亡的模样,让在场众人无不动容。
“想说什么,说吧。”
瑟菲莉娅拍了拍乌鸦女的肩膀,这让乌鸦女更‘感动’,她虚弱的说道:“就算我说什么,你们都能原谅?”
“当然,只要你不是叛徒。”
闻言,乌鸦女低声说道:“我当然不是叛徒,不过,之前那两件原罪物,是我被那灭法打了个半死后,他塞给我,我也没……”
“闭嘴,根本没有原罪物,从来没有原罪物缠上过我们,从…没…有。”
瑟菲莉娅一字一顿的开口,可以看出,这是已经解决原罪物的纠缠了,至于付出了多么痛彻心扉的代价,只有她和古亚院长知道,总之,这次回奥术永恒星后,得向其他势力卖些黑枫树产出了。
……
暮冬城,领主庄园的古堡内。
苏晓坐在窗口前的座椅上,看着窗外的雪景,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想通一件事,就是乌鸦女到底在哪设定了坐标,或印记等,他之所以想到这点,是因为这一切都在计划中。
没能从神父那剥离下原罪物的情况下,苏晓依然邀请乌鸦女来取原罪物,本身就代表了很多事,无论是乌鸦女临时服软来此,以及谈崩暴起,再到趁机窃夺走契约卷轴,以及最后重伤遁走,其实都在计划中,与之相反,如若乌鸦女今天彻底服软,那苏晓的计划反倒进行不下去。
但那是谁啊,那可是最强猎人之一·枭的亲传弟子,乌鸦女会被打败,乃至被杀,但没可能服软。
此等情况下,对方依旧舍命赴约,只能是有很强的目的性,比如,在苏晓身上或一直佩戴的物品上,构建坐标或印记,作为暗杀者的乌鸦女,很擅长这点,外加有不差钱的施法者们支持,就更得心应手。
这样做的目的是,一旦掌握苏晓的实时位置,伏杀起来就方便了很多,至少在苏晓看来是如此,换做他是施法者,也会这样做。
有句话说的好,高超的猎手,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场,那些施法者想击杀苏晓,苏晓也同样要格杀一名绝强·施法者,试问,敌人何时最大意?就是胜券在握时,当他们认为已将这灭法团团包围时,其实这场狩猎才刚开始而已。
可眼下有个问题,就是乌鸦女留下的坐标或印记,到底在哪?苏晓检查了衣物、刀鞘等,以及感知自己体表,结果没发现任何迹象,这都让他有些怀疑,难不成乌鸦女来赴约,就单纯想夺走契约卷轴。
转念一想又不对,如果这件事没告知瑟菲莉娅与古亚院长,那以乌鸦女现在的伤势,她应该已死才对,眼下没接到击杀提示,说明乌鸦女得到了有效且强力的救治,那边明显是计划好,在空间道具的传送终点附近,等着乌鸦女。
苏晓继续检查随身的物件,可无论是能量波动,还是灵魂能量感测,所有东西都和原本一样,没任何差别,发现这点,他准备去找女巫·莉莉亚,虽说对方的占卜,极有可能也在施法者们的估算中,但也值得试试。
“白夜,你在那忙什么?”
仙露露漂浮而起,还伸了个懒腰。
“你刀鞘上的是什么呀?新的纹饰吗?昨天还没看到,今天刚印上去的,太不显眼了。”
“……”
苏晓疑惑的拿起归鞘中的斩龙闪,仔细观察与感知,最后都上显微寸镜,结果依旧什么都没发现。
片刻后,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棘拉、仙露露围坐在桌周边,桌上放着斩龙闪,布布汪仔细观瞧,结果什么都没看到。
“虽然不明显,但你们没看到这印记?”
仙露露用喵爪拍了拍刀鞘上的印记,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棘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迷茫与不解。
为何仙露露能看到这印记,是苏晓想不通的,莫非是仙露露有这类能力?可查看仙露露的资料,除了辅助技能外,没有对印记的侦测。
苏晓找来几名护卫,让他们都尝试看刀鞘上的印记,结果都看不到,找来小领主·古尔薇,同样也看不到,城主·芬里斯观察了半天,最终也摇了摇头。
就在苏晓、布布汪、巴哈都愁眉不展时,女仆长柔声开口道:“是环圈状的印记吗。”
听闻此言,苏晓忽然想到是因为什么,这印记能否看到的标准,相当的巧妙,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因果系的印记,无视所有探查与感知,只有肉眼能看到,更明确的标准是,实力弱于一定程度的人,才能看到这印记。
加上这印记不易察觉,苏晓身边能看到这印记的仆从,根本不会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提及,原因是在以前,他们并未仔细观察过【封魔】刀鞘,眼下此等微小的变化,普通人注意到的可能几乎可以忽略。
最要命的是,苏晓是领主,哪怕他平常对这些仆从都比较和善,但他们心中都又敬又怕苏晓,哪怕察觉到刀鞘上的细微变化,也绝不会主动提及。
在得知是因为自己战斗力太弱,才能看到这印记时,仙露露愣住,方才还满脸小得意的她,突然高兴不起来了,她看向布布汪,决绝道:“单挑!”
“汪?”
布布汪狗脸疑惑。
片刻后,眼含泪水的仙露露坐在墙角前,女仆长在一旁柔声安慰着。
确定是封魔刀鞘的问题,事情就好办,其实就算不确定也没关系,苏晓的打算是,如若确定不了有无印记,最近出门就是一身普通着装,其他东西都收入储存空间内,他不信奥术永恒星那边,能追踪放入储存空间的东西。
【提示:你麾下的兽族军团已攻占白蹄港。】
【因你获得白蹄港的攻占奖励,本次攻占白蹄港,你总计获得12940点声望值。】
……
看到这提示,苏晓的心情很不错,冒着厄格因反骨增长加速的风险,他之前再度放权给厄格因,眼下看来是正确的,那家伙真的去打白蹄港了,结果还真打下来,不过作为代价,己方的兽族军团从12个减少到8个,由此可见,厄格因是和海族统领·珀涅罗,在白蹄港进行了一场惨烈的血战。
苏晓来到地图前,打下白蹄港后,向西侧进发是海族的「先祖灯塔」,而向北侧进发,则是「浮光岛」,只不过「浮光岛」是在海上,己方军团需要出海。
下一步肯定是向「浮光岛」进发,苏晓当这兽族领主,可不是为了帮兽族锤死海族,他更像在与兽族合作,作为收益,他要达成一些自己的目标。
除了打下白蹄港这好消息外,菌毯在明早也都完成回收,并送回到暮冬城的领主庄园,这代表,大量的进化点要来了,也不知道能把虫族提升到何种程度。
眼下总计有16490点声望值,阵营商店内的灵魂晶魄和灵魂晶核都被兑换没,翻看片刻,他找到想要的资源。
【霸主精魄】
库存数量:30颗(不定期补充)。
兑换前置:声望等阶·首领级(已达成)。
单颗兑换价格:120~400点声望值(根据所兑换霸主精魄的品质而定)。
……
苏晓选择将所有【霸主精魄】都兑换来。
【你已消耗9856点声望值。】
【你获得霸主精魄×30。】
一颗颗大小不一的【霸主精魄】出现在苏晓前方,他将其全部收起,算上之前攒的霸主精魄,他一共有39颗【霸主精魄】。
换13件第三梯阶的霸主装备?当然不,苏晓的想法是,这次去浮光岛,看能不能通过嘟嘟咕咕,用39颗【霸主精魄】,换到10颗规格最大的【霸主精魄】,并用这10颗特大【霸主精魄】,换取一件第一梯阶的霸主装备。
说起来,他获得的霸主装备不少,但剩下的只有两件,【黄金天平】之前碎了,【收集者】被母巢同化吸收掉,这让他现有的霸主装备只剩【银月之刃】和【血羽】。
想到此处,苏晓取出一颗现持有最大号的【霸主精魄】,可就在这时,一道空灵的童声传来。
“我可以吃掉它吗,它看起来很好吃。”
这声音,把一旁的巴哈吓一哆嗦,布布汪也闻声看去,可下一秒,布布汪的小表情就开始惊恐,后腿突突突的抖动。
一名身穿华贵礼装,面色白皙,但脸上有陶瓷般裂痕的小男孩,正站在一旁,它的双眼中漆黑一片,那漆黑中,还有在跳动与转动的一颗颗微小白点,而它咧嘴笑的口中,也是纯粹的黑暗,虽然它笑的天真无邪,却让人脊背生寒。
看到这东西的第一眼,苏晓就确定,这是海族主城·亚托古城的那「初始印记」碎片卖家。
不见有什么动作,苏晓手中的【霸主精魄】消失,到了黑眼存在手中,它作势要吞下【霸主精魄】,苏晓却说道:
“我有更有趣的东西,我们交换如何?”
听苏晓此言,黑眼存在的动作一顿,脸上的微笑诡异了几分后,说道:“契约,达成。”
“……”
苏晓没说话,只是取出银色封箱,打开后,从里面取出「灵魂王冠」,这让对面的黑眼存在眯起眸子,有些不高兴了,但值得警惕的是,它似乎不畏惧这原罪物。
见此,苏晓取出「幽冥骨戒」,看到此物,对面的黑眼小男孩脸上的怒容逐渐退去,但从神情间依然能看出,它不怎么甘心。
苏晓没说话,他取出个炭盒,打开后,从里面拿出死灵之书,意思很明显,黑眼存在不是想要珍贵资源吗,这些都是它的了。
三件原罪物摆在前方,黑眼存在不再眯着眸子,目光似乎都清澈了几分,它诧异的打量着苏晓,仿佛有点活久见的感觉,最终,黑眼存在啪的一下把手中的「霸主精魄」丢在桌上,嫌弃的看了眼苏晓后,转身走入对方的墙面内。
待黑眼存在走后,苏晓脸上变得面无表情,被神父这老家伙算计了,那老东西刚离开海族主城,就直奔自己这边而来,来了之后,说是想剥离「黄金圣杯」,其实那老东西心中清楚的很,现阶段,没可能剥离「黄金圣杯」。
不用想都知道,是那老家伙被黑眼存在盯上了,到苏晓这边来,分明是故意把黑眼存在引过来,让这存在盯上苏晓。
至于为何不往其他地方引,是因为神父感觉,其他人能拖住黑眼存在的概率太低,唯有经常与茂生之狂乱打交道的苏晓,才擅长此事。
作为好队友的神父,一刀背刺袭来,在神父看来,相比黑眼存在带来的性命安危,背刺好队友一刀,以及再付出些其他,都是可以接受的。
对于好队友的此种行为,苏晓当然要积极回应,他打开联络平台,尝试联络神父,结果接到提示,无联络权限,这明显是早有预谋,联络都提前屏蔽了。
发现这点,苏晓脸上的笑意更和善,他激活传说度排行榜,转让传说度给神父。
【提示(虚空之树):你的传说度为-???,无法进行常规转让。】
【检核到所转让目标为半公证状态的违规者,你可进行本次转让,但如果转让数额巨大,所转让目标所持有的传说度,有高概率被同步为与你相同的-???。】
苏晓没任何犹豫,给好队友神父转让过去1000万的传说度,不仅如此,他也没忘记神父的队友,违规者·贝芙丽与违规者·小戈,每人1000万传说度转过去,这三人从死寂城那次,一直组队到现在,很快,传说度排行榜变成:
【排行已刷新,现排行如下。】
末位:白夜(轮回乐园),-???点传说度。
大 数据 修仙
末位:神父(圣域乐园),-???点传说度。
末位:小戈(圣域乐园),-???点传说度。
末位:贝芙丽(轮回乐园),-???点传说度。
首位:狠人兄(轮回乐园),756900点传说度。
……
这排行一出,排在首位的狠人兄突然就迷茫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这首位当的憋屈,上面居然排着好几个人。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