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精华玄幻小說 寒門崛起 朱郎才盡-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高興和擔憂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小姐小姐,奴婢好想你。”画儿看到李姝,登时激动的眼睛都红了,接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哗啦啦流了出来。
“怎么了笨丫头,可是相公欺负你了。与我说,我与你做主。”
李姝纤纤玉手轻抚孕肚,微笑着打趣道。
“咯咯,若是姑爷欺负画儿了,就罚姑爷不许上床……”琴儿捂着小嘴笑着说道。
“没有,没有,姑爷没有欺负我,是我太想小姐了,我还没跟小姐分开过这么长时呢。”包子小丫鬟画儿连忙说道,脑袋瓜子摇的飞起。
妖女若男站在那,还没有从初见李姝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呢。
“画儿,你看着瘦了好多啊,王姨,王姨,快给画儿把把脉看看。”李姝对身后说道。
顿时,一个五十岁左右、背着一个药箱的婆子闻声走了出来,她是京城有名的女医,主要治疗妇女的疾病,尤其擅长妇产科,大家都称她为王姨,是李姝特意用重金请来保胎、生产的。
王姨医术很好,其实凭她的医术,收入很可观,家境不错,奈何她有一个败家儿子,是她跟亡夫生的独苗,从小宠坏了,文不成武不就,奈何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一场赌博败
光了家业,还欠人家赌场不少银子,这个时候李姝拿出了王姨拒绝不了的重金,而且不止如此,李姝还通过临淮候府的关系给王姨的儿子在五军都督府衙门谋了一个缺,做了一个小吏。你还别说,王姨的儿子在五军都督府上班后,吃喝嫖赌的臭毛病还真改正了不少,至少上班后再也没去赌过博了。看到儿子开始改过自新,王姨心里面不知道有多高兴,对李姝感恩戴德。
于是,王姨就彻底死心塌地的跟着李姝了,成了朱府的女医。
“不用,不用小姐,不用担心我,我身体没事。”画儿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小姐真是对我太好了。
“好不好,要王姨说了算。你看着比在京城时,瘦了不少呢,让王姨检查一下也好让我安心。从京城到应天,地域差别大,水土不服也是常事,不过也不用担心,调理调理就能恢复。”
李妹微笑着说道。
“画儿姑娘,你坐下,让我与你把把脉。”王姨上前,对画儿说道。
好意难却,画儿便由王姨拉着坐下,将胳膊放在桌上,王姨上前伸出手指搭在画儿脉上,闭上眼睛仔细切脉,切脉了片刻,松开手指,睁开了眼睛。
“王姨,画儿身体可好?”李姝关心的间道。
“总体还好,不过……”王姨轻声回道,说到这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屋里人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用紧张,是小毛病,画儿姑娘是不是近几个月,月事量时多时少,有时提前数日,有时则是延期数日,还伴随小腹空痛?”王姨微微笑了笑,安慰了下众人,又轻声向包子小丫鬟画儿询问道。
提及隐私,画儿有些脸红的点了点头,蚊声道,“王姨说的都对。”
“那就对了,画儿姑娘是月事不调,原因跟水土不服有关系,还未适应此地的水土。”王姨轻声道。
“这是个小毛病,只需要养养气血就好,我这有方子,以少量当归、白芍、茯苓、炙甘草煎服,混以红糖,每日睡前服用一碗,连续服用半月便可根治。”王姨微笑者开了一个方子,让人按方去抓药。
“王姨,画儿有水土不服,那我们还有府里面的丫头婆子杂役也都是从京城来,是否也有水土不服的隐患?”李姝关心的问道。
屋里的婆子丫头都为李姝关心她们感动不已。
“小姐不用担心,从京城到此地,每到一地我都特别要求大家吃食上增加当地做的豆腐,便是为了预防水土不服。豆腐柔软,对肠胃没有刺激性,是食补的佳品,当地的豆子
和水制作的豆腐,可以调和当地的饮食,也可使身体适应当地的水土。”王姨轻声解释道。
“王姨不愧是医术圣手。”李姝点头称赞道。
“怪不得我们几乎没有人水土不服闹肚子,原来都是王姨的功劳,王姨太厉害了。”琴儿等人后知后觉的恍然大悟,跟着称赞道。
“哪里哪里,小姐过奖了,这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小偏方罢了。”王姨谦虚的说道。
“王姨谦虚了,防病于未发之际,才显医术圣手本色。古代神医扁鹊有两个哥哥,医术都比他高,尤其是他的大哥,医术最为高超。之所以,两个哥哥声名不如他,是因为他大
哥治病都是在病情发作之前,大部分人还都不知道的时候,直接去除病因,预防病情;他二哥治病,是在病情刚刚出现,只是轻微小病时,就祛除了病因;而他治病,是在病情发作严重后治疗。所以,人们不知道他大哥医术高超,以为他二哥只会治疗轻微小病,误以为扁鹊医术最为高超。”李姝微笑着说道。
李姝一席赞赏的话,王姨明显受用,而且还有被认可的感动。
“画儿,王姨的话,你可听清了。每日睡前,要按时服药才是。”
李姝对画儿叮嘱道。
“嗯嗯,多谢小姐,多谢王姨。”包子小丫鬟画儿感动的眼睛水汪汪的。
醜顏棄妃 戲天下
“小姐,若是无事的话,我去配药了。”王姨起身向李姝小声告退,末了不着痕迹的凑到李姝耳边,细弱蚊声道,“小姐,画儿姑娘还是完璧处子之身。”
“哦哦,去吧王姨。”李姝听了王姨的禀告,禁不住怔了一下,很快便神色如常的点了点头。
在王姨下去后,李姝脑海里还萦绕着王姨的禀告,画儿还是完毕处子之身。
得知画儿还是处子完璧之身,李姝心里面第一反应是极高兴的。自己都交代过画儿了,又朝夕相处了数月,朱哥哥竟然没有动画儿。李姝如何能不高兴呢。这说明,在朱哥哥心里面只有她一个人。
可是在高兴之余,还是有些担忧的。毕竟,她现在大着肚子,不好像往常那样满足朱哥哥,而朱哥哥正值食髓知味、血气方刚的年纪,自己便是再不愿,也不能无视朱哥哥的生理需求。
这样下去不行啊,岂不是给外面哪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可趁之机。
比如……
想到这,李姝瞥了一眼画儿身后的妖女若男。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