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不死武皇討論-第2986章、獻祭血棺分享

不死武皇
小說推薦不死武皇不死武皇
尸神教,圣坛。
广场上,一队队整齐布满了血尸。
血尸之后,围满了万千教徒。
圣坛中央,伫立着八根血色铁柱,雕刻着各种狰狞未知的异像。
孟婆作为邪教掌事,已然就位。
“祭祖仪式要提前开始了!”
“听说这一次祭祖仪式是为让教祖重生而准备的!”
“教祖?尸神教始祖?传说,那可是连圣殿都要忌惮三分的强者!”
“那是,我教真正鼎盛时期,教众遍布天下,即便是圣殿也有忠于我教信徒。若真能复活教祖,必可横扫玄界!”
……
众教徒议论纷纷,期待万分。
忽而…
一尊尊威影,纷纷威严降临。
“恭迎教主!”
众教徒虔诚参拜。
冥王位居主位,两大真君左右护法。
孤冥与血影,亲自坐镇教场。
“诸位!”
冥王沉朗道:“今日是我教十年一度的祭祖盛会,感觉诸位一如既往的信奉圣教!而这一度的祭祖盛会,也将决定着本教今后兴衰!”
“中兴圣教,千秋万代,一统天下!”
众教徒齐声高呼,一片狂热。
看到场面如此沸腾,附体在孟婆身上的林辰却暗笑道:“还千秋万代,今夜你们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大问题。”
冥王急于复活尸祖,也不多说废话。
“祭祖仪式,正式开始,请诸位一同迎接教祖圣体!”冥王朗声道。
俠盜神醫
话毕!
一股浓重邪恶的死亡之气,如同风暴般席卷四方。
转眼间,天地沉寂,乌云盖天,黑暗凛然。
“好盛的邪气!”林辰心惊。
虽未见尸祖遗体现身,但那股恐怖的死亡邪气,却是强烈震撼心神。
难以想象,若真让这邪物复活,必然会是涂炭生灵。
“还好我及时识破邪教阴谋,否则必将是整个玄界一大浩劫!”林辰暗暗庆幸。
心中信誓旦旦,此举定要一举摧毁邪教,消灭尸祖。
少年大将军
本来林辰还想着能否夺取尸祖,强化皇龙与天武侯。
但想到尸祖邪气深重,不易掌控,又有邪族中人暗中作祟,还是谨慎为妙,首重先除尸祖。
至于冥王众强,林辰也有两宗大能助阵,不足为惧。
轰!
圣坛震动,八根血柱闪耀,似有无数妖魔邪怪,环绕游走,鬼哭神嚎。
继而,八根血柱血光合聚,直冲天穹。
刹那!
天穹仿佛被撕裂开来,乌云破散。
血芒照月,原本皎洁的月亮,瞬间被腥血染红般,变得一片诡异血红。
“血月普照,恭迎教祖!”
众教徒肃然起敬,纷纷跪拜。
“真邪!”林辰一脸惊奇。
邪教就是邪教,尽些邪门妖术。
下一刻!
東方〇一一
在血月照耀下,一道血棺森森腾现,悬立于圣坛中心。
林辰定眼望去,血棺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诡异符文,隔着远远的便能深刻感受到血棺中弥漫出来的强烈邪气。
以林辰所知,复活尸祖需要精血献祭。
除了需要大量的血尸精血,还需要活人献祭。
而这些忠于邪教的信徒,苦心为邪教卖命,还不知道他们即将成为可怜的献祭品。
冥王森酷,想到外界动乱,形势紧迫,必须得速行速决,争取最快的速度复活尸祖,便可直接横扫龙盟与剑宗。
“请诸位为血棺祭血,为教祖接风洗尘,方得教祖福泽,赐予神功圣体!”冥王威朗道。
话毕,众教徒毫无犹豫,纷纷上前,敬奉一滴精血。
每一滴精血,瞬间被血棺吸收。
随着每一滴精血的融入,血棺中的符文也似乎被激活了般。
一道道血光缠绕,宛若活体血脉中,循环流转着邪恶的鲜血。
冥王阴沉着脸,显得冷血无情。
直至,众教徒祭血完毕,原地恭候。
孤冥与血影,则是警惕扫视四方。
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难逃他们法眼。
林辰则是暗暗蓄势,静待时机。
因为林辰感觉到,血棺上设有强大阵禁,若是未开启血棺的话,怕是不易破禁。
而且血棺与圣坛如同血脉相连,就是林辰的龙魂戒也无法直接收取血棺。
所以现在,只能等。
忽而,冥王凌空而起,邪气漫天。
同时,两位真君助阵。
冥王双手交幻,施诀布术。
神隱的少女
“轮回转生,圣魂归体!”
冥王沉喝一声,开启圣坛异阵。
嘭!嘭!
圣坛猛震,血棺震颤。
血光爆耀,与血月相承。
接着,以血棺为中心,一道血色光幕,沿着四方延伸笼罩开来。
“教祖福佑!”
众教徒虔诚跪拜,匍匐在地。
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被血幕笼罩的万众教徒,突然形神血脉似于血棺相连一体。
众教徒还以为是教祖福佑,造化神体。
可下一刻…
众教徒形神一震,血脉异动。
猛地!
以血棺为中心,连接万众教徒血脉,竟是强行将万众教徒的精血气血给吸取入血棺。
“恩?我的血脉!”
“我的精元气血,好像在迅速流失!”
“这感觉不对啊,怎么不像是教祖在造化我们,反倒像是在夺取我们的精元气血?”
“教祖重生在际,诸位勿生杂念,毕竟我等一向忠于圣教,教主又岂会伤害我们?”
……
一向忠诚的众教徒,即便自身血脉被夺也尚未醒悟。
还在幻想着教祖重生,许于造化,重振尸神教鼎盛时期。
冥王见众教徒并无抗拒,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这些可都是忠于多年的信徒,也是尸神教培养多年的心血。
不过,为了成就霸业,得到尸祖至高无上的力量,冥王也只能忍痛割爱。
因为龙盟来势汹汹,天行盟更是大势已去,若是不尽快复活教祖,尸神教必将遭来灭顶之灾。
冥王只能孤注一掷,不惜一切代价复活教祖,方可扭转局势,重振尸神教。
林辰看到眼前残忍的一幕,亦感同情:“这些信徒一心忠于尸神教,可要是让他们醒悟,他们只是复活尸祖的牺牲品,不知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当然,眼下事关重大,若让尸祖重生,必将带来浩劫。
所以这时候,林辰更得慎重以待,绝不能有任何的同情心。
毕竟这些邪教教徒本身作恶多端,杀孽无数,践踏生灵,罪行累累,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不值得有任何的同情。
而那血棺,像是吃人的怪物,不断吸取着众教徒的精元气血。
同时,四方血尸也被血棺连通血脉,源源不断的吸取着。
唯一不同的是,这些血尸只是亡者傀儡,没有任何的感情与痛苦,只是在默默的贡献着自己的尸元精血。
随着血棺的吸引,众教徒越发感觉不对劲。
啊!啊~
接连几声惨叫,为首在前的几位教徒,竟被活生生榨干,沦为干尸,一脸恐状。
只怕到死都想不明白,为何会莫名其妙命丧黄泉。
众教徒虽然信奉尸神教,但也不是傻子,见势不对,想要抗拒。
可惜,由于之前的主动祭血,他们的血脉竟然被血棺给捆绑在一起了。
可谓血脉相连,根本摆脱。
直到此刻,他们才真正醒悟到,原来他们也是复活教祖的献祭品。
“教主!我们已为教祖献祭自身精血,为何还要夺取我们的血脉!”
“我们一向对圣教忠诚,从无二心,教主为何要如此狠心无情,牺牲信仰您最为忠诚的信徒们!”
“若为圣教贡献,教主就是让我们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是义不容辞!可教主不能欺骗我们对圣教的忠诚与信仰,不能让我们死得不明不白!”
“教主,我们可都是您一手培养起来的信徒,更是忠心耿耿追随您多年,您岂能辜负我们的信任与忠诚,岂能让我们如此寒心!”
……
大难临头,众教徒痛心质问,失望万分。
冥王神情漠然,沉吟道:“眼下我教面临巨大危机,本王已别无选择,唯有教祖重生,方可拯救我教!尔等竟是忠于圣教,必当不惜生死,为圣教作出贡献!牺牲小我,方可成就圣教霸业!”
顿了下,冥王又道:“放心,你们的牺牲绝不会毫无意义,只待圣教霸业功成,你们每个人的名字都将载入最辉煌的史册,传世千古!”
面对冥王假心假意的豪言壮语,众教徒却是面如死灰。
可别说,听到冥王这番无情无义的豪言,差点也把林辰给恶心吐了。
冥王这厮,真是个畜生。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