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天阿降臨笔趣-第937章 快開鍋了閲讀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这处丘陵的确视野开阔,当楚君归跃上一块大石后,四下张望,视线所及范围内就只有远方两座小山比这里更高。
看了一圈后,开天就投射出一幅全息地形图,把周围全都囊括进去,说:“主人,我已经把合适扎营的地方都标记在上面了。”
地图上一共标注了四处地点,其中两处是在小山山顶,这是走堡垒路线,易守难攻。另一处是在生满了密林的山丘中,隐蔽且资源丰富,就是有些危险。最后一处是在河边,依坡面水,侧方就是一片开阔且肥沃的平原,距离森林不远不近,大部分森林中的猛兽都不会离开林地那么远。
楚君归看了一眼就有了决断,向河边一指:“就是这里了。”
这处宿营地物产丰富、风景优美、视野开阔,自是野炊游玩的上佳地点。然而这里的缺点也很明显,一览无余,无险可守,也没有丝毫隐匿可言。
“这里不太安全。”开天提醒了一下。
“也是。看来进入真实梦境的人都不太友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先做点准备工作。”
楚君归站了起来,伸手一招,开天就攀附到楚君归的手臂上。随后他一跃十余米,落地后轻轻一点,一大步又是十余米,如是以比虎豹更快的速度向远方奔去。
“巡视领地吗?”开天从楚君归身上升起,化为类似于水母的形态,裙边一阵波动,就冉冉升起,浮上了高空。
楚君归木然,停步,看着开天慢慢飞到了数百米的高处。
开天上天后就有发现:“那边有人!2人组!”
和开天共享视野后,楚君归也看到了这两个人。他们正沿着谷地谨慎地搜索前进。这是真实梦境探索的常规操作,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探索地形和生存。
两人的距离尚远,开天的视野也有些模糊,不过可以确定不是资料上王朝的人。楚君归收回开天,就向那两个人奔去。
数十公里的复杂地形对楚君归来说不过是半小时的事,片刻后两名探索就看到了一个在溪边取水的年轻人,发现他们时一脸的惊慌和恐惧,连逃都不敢逃。
接下来就是熟悉的流程,威胁、盘问和搜身,然后还没等他们决定是不是要干掉这只小菜鸟,一个人就从背包里翻出了那根仙人掌……
两小时后,正午时分,开天又发现了一个独行的探索者,他把营地建在了悬崖顶上,由一根绳索上下。不过看他那敏捷的动作,就是没有这道绳索,这道不足百米的悬崖也能徒手攀登。
这名探索者看上去三四十岁,脸上已有风霜痕迹,侧脸上有个醒目刀疤。他背着一头小鹿从崖下森林中返回,伸手在绳索上一拉,整个人就上升两米,然后再一拉,又是两米。
片刻功夫,他就背着一头猎物攀到了崖顶。当他脑袋从悬崖边上探出时,入眼就是一根有些萎靡的仙人掌。
小鹿无助地从崖顶掉落,摔在谷底。
森林中亮起了几双闪着幽光的眼睛,不过这些掠食者盯着闪着淡淡莹光的小鹿看了一会,又慢慢退回森林深处。
(C97)新星
下午2时17分,偶遇一个独行的共同体女探索者。
下午4时05分,偶遇两名不知来历的探索者。
晚6时15分,偶遇一名探索者。
醜顏棄妃
晚9时39分,楚君归蹲在山顶,望着远方的一丛营火。这是一个修建得相当完善的营地,有相当老道的防御设施,三名探索者正在火光下忙碌着,篝火上则烤着两条兽腿。
收拾完这个营地,就可以为忙碌的一天画上完美的句号了。
“我去看看……”开天刚想往天上飘,就被楚君归招了下来。
“不用看了。”楚君归道。
“万一是王朝的人……”开天有些迟疑。
楚君归淡道:“就算真是王朝的人,我们不去看的话顶多就是误伤。可如果看了还动手,那就是谋杀了。”
开天总算明白了楚君归的意思,身体变幻,化为一条细线,问:“我对付哪个?”
“不用那么麻烦。”楚君归起身,摘下长弓,然后拿出仙人掌枝条绑在箭上。他默默运力,直接将弓开满,斜指上方。
长箭划破夜色,划出一道优美弧线,一举跨越800米,落在营地中央,正正好好地插在三人中间的地上。
三个探索者都是大吃一惊,不明白为何一根仙人掌枝条会从天而降。
几分钟后,楚君归捡起地上的仙人掌枝条,看看营地里散落一地的衣服、皮甲和装备,说:“现在半径50公里之内应该没有活人了,走了,回去造家!”
“等等,我有点饿……”开天直接扑到了还在营火上烤着的烤兽腿上。火苗不时舔过开天的身子,他却浑然无感,一心一意对付兽腿。
整整一天,仙人掌枝条隔一会就要出来一次,辐射早就把开天刺激得胃口大开,可又来回奔波,一直没时间好好吃一顿。现在好不容易把最后一个敌人灭了,自然要大吃一顿。
楚君归本来看不上营地里的一堆破烂,不过既然开天还得吃一会,他就随手翻捡了一下营地里的东西,也顺便看看这些探索者的生存思路。
营地只盖了一间木屋,说是木屋,实际上只能说是木棚。木棚是三角形,一端直接落地,另一端由两根木柱架一根横梁作支撑。屋内地面作了垫高,再铺了一层原木作为地板。屋子面积不过五六平方米,勉强够两个人睡觉。
这样一间木棚是野外求生的标准居住结构,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大半天就能盖出来。而在真实梦境中的这些资深专家手中,或许两三个小时就够了。
和居住的木棚比起来,旁边一间木屋倒是盖得相当考究,通风防水,还是标准的四面墙壁结构,地板离地半米。这间是放置原料和各种装备的仓库,看来这三个人确实是老鸟,非常实用主义,把装备看得比住得舒服更重要。
仓库外还有一些奇怪的木制工具,原本楚君归还不太明白是干什么用的,然后仓库中看到了一叠粗糙的草纸后,才明白这原来是原始的造纸工具。
这三个家伙还有闲心造纸?
楚君归意外之余,拿起这叠纸看了看,然后就看到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字,还郑重的标注了页码。
楚君归一看就知道这是名额数列,看来这三个探索者运气实力兼而有之,就这几天时间不光搞到了名额数列,单看写满了20页纸,就知道至少是2个,说不定还是3个名额。
既然是名额,那楚君归自不客气,一张张看过去,每张只看一眼,20页纸,11700位数字,已经刻在楚君归的意识中,然后就把一叠纸扔进了火堆。
现在回想几分钟之前的情景,三人中一人专心作装备,一人守夜,另一人就是在捧着草纸背书了。不知道他们回去后还能记得多少,如果能凑出两个名额,也不算太亏。
喜不自禁飄飄然
开天终于把两大根兽腿全部消灭,楚君归目测它的体重已经增加到1200克。也不知道这两斤多的小家伙,是怎么把两根足有40斤的烤兽腿给吃下去的。
楚君归拎起水桶,浇灭篝火,就和开天离开了营地。临走之前,楚君归忽然想起一事,按照真实梦境中的惯例,这三个人如果不惧死亡惩罚,再次进入的话,那么就会降临在死亡地点附近。这也是为何死亡惩罚被那么看重的原因,如果能够挺过去的话,就会继续此前探索的进度而无需从头再来。
一想到那三人还有可能回来,楚君归就改了主意,伸手按在木屋上,转眼间手底下就燃起大火。楚君归又点了几处火头,转眼间整个营地就变成一片火海。
当回到最初选定的宿营地时,已经临近子夜。天空中那颗巨大的巨行星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让周围变得不那么黑暗。
楚君归将背包和装备放下,拿起金属铲,直接在斜坡上挖了个深坑,这就是房子的基础。开天则是照例在周围巡曳,一边警戒一边探查资源。
楚君归一边干活,一边整理了一下今天的收获。他今天一共拿到了5个名额和3次回归。
按照过去探索一部的统计,100个探索者全部死一次的话,可以拿到4.2个新名额和25次回归。联邦和共同体的数据也大致类似。
按照这个标准对比,楚君归的收获可以说是异常丰厚,也算对得起博士用废的那600支分子刀了。
其实探索者们真正拿到的名额远远不止百人次4.2个,奈何动辄几千位无意义的数列,想要背下来的话实在有些强人所难。探索者又不是学生,天天只用背书就行了,他们还得与天斗与地斗与灾变斗,更要和队友斗。紧张的一天下来,往往记住的数列已经忘了一大半。而死亡惩罚往往首先打击的就是记忆区,所以死过一次后,探索者就会发现辛辛苦苦背下来的数列就只剩下了两三百位。
楚君归挖好了坑,盖上屋顶,就开始搭冶炼炉。一边干活,他一边思索,真实梦境究竟想要他们做什么?就只是个生存游戏吗?显然不可能。
楚君归还不知道,这个时候,外面的世界已经快开锅了。
“怎么回事?两支A级队伍全都死回来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联邦的基地大厅中,惊呼声此起彼伏。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