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 愛下-949 鎮子裡又來了個新人…鑒賞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旧世梅竹,旋涡莲蓬。
旧世梅竹,旋涡莲蓬……
荣远山站在原处,望着跪倒在地的徐风华,听着妻子一遍遍传递的讯息,他的内心是错愕的。
这一切与旧世之人有关?
解体的关键竟然是失踪许久的梅鸿玉老校长、王天竹老教授?
“爸。”蓦的,身侧传来一道急切的声音。
荣远山急忙转头望去,却是见到荣陶陶于不远处拼凑出了人形,肩膀上还落着一只小黑猫。
孩子不是正在被不断开启的空间裂缝撕碎么?
他怎么突然拼凑出了人形,而且还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了这里?
荣陶陶的身旁早已经没有了空间裂缝,而且还是突然间没有的。
此刻的荣陶陶也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虚空漩涡内部的法则,但他已经没时间思考了,只是面色焦急的看向了母亲的方向:“我妈怎么了?”
“你妈她……”荣远山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徐风华,下一刻,他却是一手遮在了眼前,身体被一股气浪掀翻了出去。
“轰隆隆!”
虚空世界又是一声剧烈的震荡!
徐风华头顶正上方的高空中,一个巨大的旋涡徐徐开启……
荣陶陶同样一手遮在脸前,眯着双眼的他依旧很难看清前方,随即,他的手中撑起了一面冰玻璃。
“咔嚓!”
冰玻璃刚刚出现,便在浓郁的气浪翻涌之下,便裂出了道道碎纹。
荣陶陶也终于能睁开眼睛,透过透明的碎玻璃,看向母亲的方位。
荣陶陶的嘴巴渐渐张大。
此刻他终于知道,那些企图撕碎自己的空间裂缝都去了哪。
它们统统都汇聚在了母亲这里!
狂风席卷着灰白岩石,荡起了阵阵沙尘,原本璀璨的星空中,开启了一个巨大的、无比漆黑的旋涡。
而自天空旋涡垂直向下,竟被空间裂缝撕扯出了一条道路?
空间裂缝的开启是杂乱无章的,但从全局来看,一道道裂缝从天际蔓延而下,直撕徐风华所在的方位!
“妈……”荣陶陶轻声喃喃着,无需父亲解释,他已经看懂了眼前的一幕。
几个月前,这样的一幕也发生在了高凌薇的身上。
虽然旋涡属性不同,但它们的做法大同小异,目的也应该相同。
徐风华的表情极其僵硬,一动都不能动,无尽的空间裂缝撕扯之间,她也只来得及转动眼球,看了荣陶陶一眼。
呼~
徐风华的身影悄然消失,又瞬间闪现。
空间裂缝组成的通道一路收束,由下至上。
而徐风华急速瞬移,好像身体无法自已,追逐着空间裂缝收束的路途,一路闪烁向上。
她的身体层层重叠错位,虽然不会受伤,但是她的离去已是不可避免。
荣陶陶只感觉自己在做梦。
这一刻,徐风华不再是一个人影,其闪烁的速度之快,让她之前留下的残影还未消失,她就已经制造出更多的残影了。
无数个徐风华垂直而上,一路蔓延向漆黑的天空旋涡,直至那漆黑的尽头……
“唰~”
天空旋涡突然收束,无尽的空间裂缝悄然消失。
狂风骤停,阵阵烟尘弥漫,碎石与沙土倾洒而下。
“咚。”
荣陶陶缓缓坐倒在地,他将发生的一切都收入眼中,却只能手足无措的观瞧,无所适从。
所以,妈妈也走了。
前往了神秘世界的尽头。
缓缓的,尘埃落定,虚空漩涡内万籁俱寂。
再没有生灵的嘶吼,没有裂缝撕开。
唯有天空中悬挂着的璀璨银河,以及无尽的光彩水母浮游,将那由空间裂缝撕开的道路重新铺满……
“嘤~”肩膀上,小木炭似乎察觉到了主人的失落。
它探着毛茸茸的小脑袋,亲昵的蹭着荣陶陶的脸蛋,用自己的方式安抚着主人的内心。
都市絕品仙醫 MP3
只可惜效果并不明显,荣陶陶依旧呆呆的望着夜空,看着犹如绸缎一般唯美的星河,望着徐风华残影消失的方向,暗暗失神。
“我们的目的达到了。”身旁,传来了荣远山的声音。
荣陶陶傻傻的扭头望去。
荣远山笑了笑,虽然有些勉强:“从踏上虚空之地的那一刻起,你我都知道,我们最终想要什么。
这么长时间了,我以为你已经做好了准备。”
荣陶陶垂下了头,沉默没有回应。
爸爸说的…对。
这不正是妈妈想要的结果么,这不正是我们探索虚空之地的目的么?
我在末世捡空投 小说
“呵呵。”荣陶陶突然摇头笑了笑,很是苦涩。
他有过心理建设,也本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只不过真当这一切发生时,他依旧有些恍惚。
毕竟,她是他艰难前行了那么久、豁出了性命,才接回家来的人。
现在,他又把她送走了。
至愛逃妻,騙婚總裁很專情 海沙
不。不是现在送,而是一路送。
细细想来,这一次南极洲大陆-虚空之地的路途,就是一次送别之旅。
一步步的接近目标,每分每秒都在送别。
荣远山俯下身,一手按在荣陶陶的肩膀上:“风华给我们留下了一条讯息。”
“什么?”
“旧世梅竹,旋涡莲蓬。”
荣陶陶猛地抬起头,突如其来的八个大字,让他的心剧烈颤抖了起来。
线索!
只要有线索,他终将与她团聚!
荣陶陶受够了这种无头苍蝇似的乱飞乱撞!
旧世梅竹,旋涡莲蓬?
荣陶陶当即起身:“走,咱们回国,找梅校长和竹教授去。”
荣远山按在儿子肩膀上的大手稍稍紧握:“解决问题,切勿焦躁。急事缓办,忙则多错。”
“嗯……”
荣远山一把拽起了荣陶陶:“稳稳心神,既然虚空之地已经稳定下来了,你我去把虚空龙族的星珠带回去。”
荣陶陶沉默片刻,重重点了点头:“是。”
荣远山迈步之间,突然眉头微微皱起,发出了一道疑惑的鼻音:“嗯?”
荣陶陶看着父亲的侧脸:“怎么了?”
荣远山:“虚空至宝所在的位置,依旧有不小的能量波动。”
荣陶陶眼眉一挑:“哦?”
荣远山:“那气息原本被虚空至宝掩盖了,我没有察觉到,现在虚空至宝被收走了,它们的气息也显露出来了。”
“们?”荣陶陶面色惊讶,“它们?”
“走,去看看。”荣远山再不迟疑,加快了步伐,朝着深坑方向奔去。
荣陶陶急忙跟上,两人并未在第一时间去探查虚空龙族的身体,而是一路跃下了深坑。
一个拿着云朵阳灯,一个召唤着莹灯纸笼,全神戒备直达深坑底部,返回了虚空至宝之前所在的方位。
荣远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愈发的接近,他也好像放下了戒备心,只见他双膝跪倒在地,扒开了层层岩石。
在坑中,荣陶陶看到了一堆黑的发亮的珠子。
荣远山随手拾起一颗,看着纯黑色的命珠,感受着其中不小的魂力波动,猜测道:“应该是虚空龙族藏匿的珠子。”
蝦米xl 小說
荣陶陶俯身抓起来一把,感受着漆黑命珠的质感,也粗略的算了算魂珠的总量,少说也得有30枚?
难道虚空龙族喜欢亮晶晶的东西?
它喜欢藏宝贝?
荣远山:“都拿回去,和虚空龙族的命珠一起拿回去,你用本体鉴定一下。”
“好…嗯。”荣陶陶说着说着,看道了肩膀上探前脸蛋。
小木炭一副心花怒放的模样,食指大动!
荣陶陶也学着母亲的举动,伸手拍了拍它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以示惩戒。
“嘤~”小木炭哼哼唧唧着,不依的用小脑袋撞了撞荣陶陶的脸蛋。
不过小家伙极通人性,相比于魂珠而言,它似乎更喜欢主人。
它喜欢主人的投食与爱抚,在这样的心态作用下,小木炭还真就克制住了吸收魂珠的冲动。
父子俩收好了一堆魂珠,身影再次上窜,来到了虚空龙族的巨大龙首处。
如此庞然大物,就连死了之后都无比慑人!
不可能再有情绪的它,依旧怒目圆睁、威严满满,荣陶陶顺手抽出了大夏龙雀,一刀恶狠狠的刺进了龙颅之中。
荣家父子按捺下心思、按部就班的在虚空漩涡执行任务。
而在几十秒前,在那所谓的“世界尽头”之中……
徐风华缓缓睁开双眼,发现周围的环境还有点熟悉?
毕竟她是从虚空漩涡内部来的,在这“世界尽头”之中,夜空中同样有繁星闪烁,只是没有虚空漩涡那般璀璨。
脚下是一条漆黑的路径,一路蔓延向下,直通一块圆形场地。
当徐风华看到下方场地的时候,也发现了更多条路连接着场地。
很多路径都是昏暗的,并没有被点亮。
而对面却有一条路径非常特别,存在形态异常出挑,竟然是由枯木树枝组成的?
徐风华沿着枯木树枝路径向上看去,就在她的对面,在那枯木道路的尽头,正伫立着一名男子。
霎时间,双方的视线交织在一起。
男子眉头一皱,徐风华也是眼眸一凝。
他们认识对方!
虽然平生没有半点交集,但是作为魂武世界里最顶尖的存在,皆是伫立在风口浪尖的人,他们或多或少的都知道彼此的信息。
华夏关外第一魂将·徐风华!
美洲第一萤森,失踪的精神领袖·变革者托!
“妈?”蓦的,一道惊愕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徐风华下意识的向右手边望去。
她的视线掠过一条由霜雪铺成的阶梯,再越过一条由星辰扑满的道路过后,也看到了一条由璀璨电芒组成的路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霜雪道路还是星辰道路,它们都是呈暗色调的。
那画面,就好像道路尚未被激活。
但是雷电道路却被激活了,在雷电路径的尽头有一块巨大的石板,石板上爬满了奇怪的纹路,其中还有蓝白相间的电芒流淌。
不出意外的话,石板就是激活道路的能量源。
徐风华一边想着,目光也定格在了一道熟悉的高挑身影上。
此刻,女孩就站在巨大的雷电石板面前,白皙玉手按在石板的纹路上。
她一身的魂力波动极其剧烈,像是从那石板中源源不断的吸取着魂力。
高凌薇!
女孩先是面色错愕,随后眼中满是惊喜,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轻声喃喃:“妈妈。”
徐风华刚要开口,却是急忙向后退开一步,背脊抵在了身后的石板上。
在她的眼前,突兀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二尾面色古怪,低头看着眼前的不世魂将,一时间,竟没有开口说话。
徐风华看清了来者过后,她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姿态淡然而优雅,并没有高凌薇初来时那般不堪。
魂将之姿显露无疑!
只听徐风华轻声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死刑犯亞魯歐想在SCP活下去
“呵呵。”二尾哑然失笑,“看来我的眼光没有错,只是没想到,失去了内视魂图的你,依旧来到了这里。”
徐风华轻轻颔首:“淘淘破局了,你知道那孩子能力几何。
他解救了雪境、解救了北方,自然也解救了我。”
二尾:“反了。”
徐风华:“什么?”
二尾嘴角微微扬起:“我了解的故事,可不是这样的。”
徐风华心中好奇,面露探寻之色。
二尾:“他是为了解救你,所以才解救了雪境、才解救了北方。”
徐风华张了张嘴,半晌却是没说出话来,最终她低头笑了笑,也轻轻点了点头。
二尾扭头看向了高凌薇:“即刻起,你不允许再跟他说半个字。”
高凌薇微微皱眉,一双英挺的眉宇之间带着丝丝不悦。
“和你我很像。”徐风华适时的开口道。
“嗯?”二尾的声音中难得有了一丝腔调,只见徐风华正静静的欣赏着自家女孩。
数月不见,徐风华在女孩的身上,察觉到了一种独特的气质。
这种难以形容的风范与气势,甚至不再是青山军总指挥能媲美的了。
这是一种脱胎换骨般的质变,在纷纷扰扰的世俗世界里,徐风华几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又或许…女孩已经不是人了?
二尾哑声开口:“这里名为‘魂武世界的尽头’,这里也有几点规则,你要注意。”
说话间,二尾踩了踩脚下被激活的纯黑色的虚空路径,缓缓开口……
与此同时,徐风华的对面,枯木路径上的长卷发男子面色很是阴沉。
高凌薇初来时,他口中还说着什么“镇子里来了个新人”。
而当徐风华从石板大门中闯进来之后,男子可说不出这样自信的话语了。
关键是,这还不算完!
雷腾路径上的雷腾之神·高凌薇,竟然开口称呼徐风华为“妈妈”!
看着为徐风华提出要求的二尾,男子沉默了好半晌,眼神阴冷,发出了一声冷笑:“呵。”

求些月票。

Categories
科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