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好看的都市小說 《諸界第一因》-第277章 驚人的發現(第一更)鑒賞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建设远比破坏难太多了。
夕阳下,德阳府的城门缓缓关上,望着拥挤的人群散去,李闯方才松了一口气。
他不怕城外的难民会进城,事实上,守卫在此的兵卒也不是为了阻挡难民进城,而是为了拦住意图去城外粥场混吃的城中居民。
粥场,城内外都有。
然而,就是有人,在城内吃完以后又跑去城外,吃不完都要兜回家去……
若是饥民也就罢了,其中不少还是家有余财,就想着钻空子,吃粥场的,这就让人无奈。
李闯对这些人很反感。
大灾两年仍体白肥胖,却还要去和饥民争抢粥米,深知运粮不易的他,对这些人自然喜欢不起来。
与接替的兵卒换了班,李闯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州衙,他虽然有些微末武功,但这些天也着实太累。
“李闯?”
刚进州衙,丘斩鱼就瞧见了他,摆摆手将其唤过去。
“丘大人。”
李闯恭敬抱拳。
“劳你再跑一趟,就这些卷宗送去春风楼后的小巷,交予杨千户。”
丘斩鱼抱来好几十斤卷宗,递给他。
“是!”
李闯神色肃然,接过卷宗,心中念头翻滚。
杨千户?
就是那位击杀冀龙山,震杀萧战,硬闯州主府宅全身而退,徐老大人眼前的大红人,杨狱吗?
望了一眼后院伏案批阅的徐文纪,李闯的眼神中闪过羡慕。
自己何时能成为徐老大人眼前的红人?
心中想着,他的脚步却没停,出得府衙,就向着春风楼而去,此时临近傍晚,城内外的粥场都在施粥,街上的行人并不多。
很快,他就来到了一处清净的小巷。
呼!
刚转进小巷,李闯就觉一股迅疾的风扑打到了面上。
“这风……”
李闯惊诧。
他后退一步,风顿无,前进一步,就扑面而至,再退,再进,几次尝试后,他的脸上尽是诧异。
怎么回事?
“是那位杨大人在练功?”
李闯心跳的‘砰砰’响。
这些日子里,他可没少听过有关于这位杨大人的传言,都说他的武功已入化境,放眼青州都是顶尖。
他驻足了片刻后,还是止不住好奇走进巷子,随着他的走动,他好似听到了流水之声。
初时潺潺而动,旋即就如大江大河在滚动,随之而来的,是可以察觉到的热浪,以及吹的他衣衫都在抖动的气流。
“偷窥他人练武可是大忌……”
走了几步,李闯又有些犹豫,想了又想还是停下了脚步,但这时他才发现,这小院的门根本没有关。
亦或者是被鼓荡的风吹开了?
‘这可不是我想偷看的……’
李闯心中嘀咕,眼神止不住的瞟向门内,这一看,眼神都直了。
小小的院落之内,有人在打拳。
其人一袭赤色飞鱼服,体魄修长而匀称,随其拳脚推动,衣衫都被气流灌满。
他的拳法没有什么精妙可言,动作也无甚美感,甚至连速度都谈不上快,只有微末武功的人都能看得清楚。
不像是在练武,反倒像是要传授弟子的老拳师在教拳。
然而,在李闯的眼中,这一幕,却神奇到了极点。
他的动作很慢,似乎也无什么劲力在其中,可其指掌所向,气流竟如活物一般游动鼓荡着,整个院子就像是一个会呼吸的怪物。
他所感受到的气流,就来自于他那平平无奇的动作之中,也来自于院落内鼓荡的气流。
“这,这……”
李闯心神一颤。
这一幕,他看得分明。
院落中那位大人箕张如爪的五指之间,竟有着无色透明,却明显区别于周围环境的球体在滴溜溜的转动。
握气成球?!
李闯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的也抓了抓,却哪里能抓到任何东西?
呼!
吸!
突然,院落内响起了更为猛烈的呼吸之声,好似城中最大的铁匠铺中千百风箱同时拉动的声音。
李闯只觉气浪翻涌如潮,几乎分不清眼前的是空气,还是江海翻涌,浪滔天。
呼!
一霎之后,动静消失。
李闯战战兢兢的望去,就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那鼓荡到极限的飞鱼服缓缓瘪了下去,而那位大人,却微微抬头后,张口吐息,一如他曾经所见过的武林高手们收势。
然而,这不是一口气,而是一口剑!
咻!
气剑吐出,如强弓激射,更似传说中剑仙们的剑丸,绕着院中老树打转,几个刹那而已,枯败的老树竟已被切成了无数的碎块!
木屑纷飞中,李闯彻底呆住了。
呼!
悠长的气吐完,杨狱不曾收势,足不离地,徐徐蹚步,双臂舒展,感受着气流的细微变化。
空气如水般泛起涟漪。
曾几何时,他一拳击出,极快的速度与力道之下,也可掀起气浪,配合内息更可化生罡风。
可那必然会伴随着音爆。
而此时,他的速度仍然快,力道也足够强,却反而没有了音爆响彻,相反,他感觉到了气流如水般环绕。
“摩擦!我与空气间的摩擦变小了……”
“我的身法、拳掌,比之之前足可快出三成,空气的阻力,大大降低,我的拳力损耗小了太多!”
“可惜,罡气太过难以束缚,想要以真罡达到传说中七玄门祖师飞剑斩人于千步之外的程度,根本不可能……”
……
拳掌推行间,杨狱几乎有些痴迷其中。
七日里,他前后熔炼了十多批次的玄石,几乎花光了他身上的散碎金银,而这变化,同样是立竿见影。
玄石入体,他的筋骨皮膜如同又经历了一次换血的蜕变,弥补了他比之同阶弱了一筹的横练体格。
而比之体魄提升,外显的特性才是他最大的惊喜。
随着他的动作,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体内,似有着微弱的电流产生,刺激着他身躯的每一处细微变化。
这个变化很细微,可他的感知何等敏锐,只是,这个变化刚发生,他也尚未察觉到身体的变化。
“难道,这就是异术?”
杨狱想起了余凉的‘阴阳化殛手’。
他那门传自万象山人的秘术,似乎就可在一定程度上,以电流对敌,因其迥异于寻常武学,故而称之为异术。
与他此时的状态,岂非是有着共通之处?
“下次见面,倒是要与余凉交手一试……”
念头闪过,杨狱缓缓收势,满院气流的呼啸声,也随之停止。
看向了门外战战兢兢的年轻人:
“看了这么久,看出什么没有?”
“杨,杨大人。”
感受到杨狱的目光,李闯一个哆嗦,几乎将捧着的卷宗都扔掉,好不容易压住了心中的惊悸,听到询问,又是一阵张口结舌。
“我,我……”
“看了也不大紧,若你真能看出什么东西来,那也是你的本事。”
杨狱笑笑,不甚在意。
这年头,下到贩夫走卒,江湖武林,上到世家门阀,朝廷机关,无不严禁武学外流,可他心中自然没有什么敝帚自珍的想法。
毕竟,认真追究起来,他这一身武功,也来的不甚光彩。
虽然他不偷不抢,但武功到底是别人家的……
“大人说笑了。”
李闯有些手足无措,距离越近,越是感觉不自在。
“放下吧。”
杨狱也不难为他,随意抖了抖袖子,拿着瓢喝了几口水,下意识的瞟了一眼鹌鹑似听话的李闯。
刃牙外傳創面
自通幽入魂,除却战斗之中,他多半看人先看命,后看气势,再看体魄,最后才瞧人五官。
而这一看,他的眉梢就挑了起来。
“嗯?!”
听得声响,李闯几乎被吓的瘫软在地,僵硬的转过身,就见得这位大人物望向自己的眼神变得极为不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
“要糟!”
李闯的心中一凉,下意识的想捂腚,却又立马反应过来,低着头回答:
“李,李闯……”
“去吧。”
杨狱摆摆手,让其离去,而随着李闯自报姓名,他的心底,也浮现出了他以通幽所见之命数。
【李闯】
【家徒四壁(灰)、流年不利(白)、血气旺盛(灰)、龙精虎猛(白)、贵人扶持(淡青)、一代枭雄(淡金)、百折不挠(淡红)、英雄气短(深红)、潜龙蛰渊(深红)、为王前驱(淡紫)】
十条命数,淡紫命格!
望着忐忑远去的背影,杨狱心中翻起波澜。
青州一地,就先后出现两位命格极贵的枭雄,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而且此人,还有着极为罕见的紫色命格,虽仅是淡紫,可却还要超过吴长白了。
只是,为什么是青州?
“为王前驱……”
杨狱眸光闪烁,心中一时不能平静。
通幽所见只是命数,但从命数之中,是可以推敲出什么东西来的,回想着吴长白与李闯,他心中升起强烈的既视感。
这两个人……
“乱世将至,青州首当其冲。”
怔立了许久,这么一个念头在杨狱的心中闪过,随之而来的猜想,却让他的呼吸都是一滞。
若这两人的命格属实,青州必将成为乱世之开端,那么……
“若我推算是真,那徐老大人他……”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