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都市言情 《諸天苟仙》-第十二章在祖龍的基礎上微創新展示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觥筹交错酒酣处,杀人如草不闻声。
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巫妖两方的首脑神色或似笑非笑,或沉默不语,或者冷笑不止,似乎下一秒就要摔杯为号,仿佛身后层层叠叠的云台屏风之后就会冒出五百大罗刀斧手,在此一见生死。
但是碍于上座的太一天帝,陷入了一个极其古怪的平衡当中。
太一天帝垂拱而治,已然超脱而去,留在现在时空节点是历史烙印。
但是超脱而去,又不是彻底沉睡,人家是上岸,不是下海,有着天然之别。
超脱是一种非常玄妙的状态,你说他能干预吧,平时没啥踪迹,你说他不能干预吧,呵呵,万一呢,除了已经超脱的李耳,释迦,太一,谁又知道超脱的具体情况。
万一,我说万一啊,有没有一种可能。
就是当诸天大罗粉墨登场,各路帝君狂飙演技之后,太一天帝猛然从超脱之外跳回来,来一场出赤裸裸的钓鱼执法。
这种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几乎是0,但几乎是0,不等于是0,因为有一个赤裸裸的例子摆在面前,太上超脱而去,化为众生道性,可是道德天尊却常驻多元宇宙。
道德天尊究竟是不是太上?看上去平平淡淡,万一发起飙来连盘古都打,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幻想郷之海
就是算太易教主,昔日盘古,揣摩这个时候都心中发慌。
诸天大罗觉得还是不用去验证这个可能性比较好,尤其是让自家的脸皮去验证,失败了可是会被按在地上疯狂摩擦的!
秉承着这个心态,无论是妖帝,还是祖巫都对太一天帝的历史烙印保存一定的尊敬,
太一之下,天庭的宰辅云中君发表一些类似官方的废话。
“作为一名先天神圣能够站天庭与巫神,妖神,以及诸多神脉的贤良大罗一起共同交流、探讨协商,洪荒多元宇宙工作,云中君深感荣幸”
“希望通过这次协商会议,能够进一步提高认识大罗团结、各族友善,以及增进巫妖友谊……”
云中君侃侃而谈,说到增加巫妖友谊的时候,旁观的大罗神色各异,差点没有笑出猪叫。
原本神圣庄严的太一殿内,时不时传出了打砸声,吵闹声,以及例如帝俊小三,烛龙碧池之类不可描述的声音。
………………
天庭,南天门外,广元子抱着无比期待的目光,幻想着太一殿内所发生的一切,似乎眼前有一位位光明神圣的大罗指点江山,布下多元宇宙万古的蓝图,气势恢宏,格局璀璨!
不仅广元子好奇,敖丙也好奇,他虽然从地狱归来,初证道果金仙,但不是龙族族长,没有受到邀请进入太一殿的资格。
“帝君,殿内可有大事发生?”
敖丙向着唯一有资格进入,却闲在外面看戏的青童帝君请教
“大事?”青童帝君似笑非笑,意味深长反问道:“有什么大事啊。”
“无非是巫妖两族的贤良大罗为了天下苍生,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他们就共同关心的话题坦诚交换意见。”
“共工祖巫高度赞扬了妖族的血脉大道,学了龙族的进化之路,模仿了蛟龙的化龙之道,简直就是在祖龙的大道上面进行了微创新。”
“对此,妖族大罗表示将来一定再接再厉,全力接纳龙族同胞,让诸龙沐浴在天庭的光辉之下。”
“在此基础之上,日月双母再次强调,洪荒是天庭的洪荒,一切空间都在日月星光庇护之下,甚至包括四海!”
作为纯路人的广元子心里是迷茫的,但是为了不显露出自己的无知,故作出一个原来如此,噢,是这么回事,我全懂了的表情。
而真真切切听懂天庭黑话的敖丙气得浑身发抖,作为一个龙族他感受到了妖族的森森恶意。这个洪荒还能不好了,处处充满对于龙族的压迫。
“烛九阴祖巫,玄冥祖巫,共工祖巫作何反应?!”敖丙连忙追问道
青童帝君扫了一片,平静道:“烛九阴在睡觉,玄冥在跟娲皇扯淡,共工……卧槽,共工去撞不周山了?!”
刹那间,青童帝君风轻云淡,如同湖泊平静道脸庞荡起道道涟漪,不可思议的惊呼一声:“这个时间节点不对劲啊!”
就算共工撞不周山是必然发生的大势,是被诸位太易大罗定死的定数,但也不是在这个节点啊!
除非,除非……这一次是共工主动去撞周之山,折断天柱!
这一切是为什么,为什么选择现在?
青童帝君猛然抬头望天,一切顿时明了起来,咬牙切齿吐出了一句:“太一陛下超脱而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天帝超脱而去,这是天之威严最薄弱的时候,同样是天柱最为脆弱,最为好撞的时候
幻雨 小说
该死!这个消息连祖龙都能知道,为什么自己不知道。
究竟是谁在隐瞒自己,先天七大真水联盟到底还做不做数!
“嗡~“
“嗡~“
“嗡~“
突然间,天地震荡,仿佛是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无数生灵冥冥中感应一道枷锁挣脱,万古苍生失去了枷锁,头顶不在有天,同时也不在有天之庇护。
无尽劫气滚动纷纷涌向西昆仑,涌向那尊天之殇,金之母。
…………
天之西,地之极,昆仑之巅,雍容华贵的西王母静坐云端,周身仙气环绕,光束如玉带飞舞,美丽绝伦。她的眼眸微闭,神色淡漠,不悲不喜,高深莫测。
突然裂开一道缝隙,一缕仙气从中射出,化作昆仑镜。
镜子光芒四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万古时空都照亮了,流露出一尊尊占据先天之阳的大罗神圣身影。
其中就有青童帝君错愕,惊慌的时空倒影。
“金母好手段。”西王母对面,一尊赤脚而立,白衣盛雪,身姿绰约的洛神仙子迎风立,抚掌赞叹。
西王母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语气却冷漠无情道:“谁当天帝不重要,我始终都是阴之尊,金之母。”
绝不做任何神与仙的附属,将一尊尊占据阳气的天帝,道君视为磨练,始终保持独立位格。
西王母不愧是真真切切的修行者,求问大道的真神仙。

Categories
科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