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第兩百七十八章 知見探元機熱推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伊初一步走了进去,看着流沙从脚下淌过,往里不断流泻而去,受此推送,走得自是极快。这么走了百多里后,依旧不见尽头。
此刻回望一眼,见上方的光芒虽然依旧照入进来,却唯有那一隙天幕是明亮的,但也仅剩一隙了,周围俱都是暗沉沉一片。
他转过头,继续前行。
随着继续深入,他看到了不少生灵留下的骸骨,周围竟是开遍花朵,细细小小,如同鳞片,焕发着幽幽蓝光。
他忽然想到,这里倒是一处难得的立基之地。
在离开东庭驻地之前,那些驻地之中的人曾拜托他多多留意,看哪里可以另立驻地,方便他们派驻人手,勘察地理,描摹风物。。
尽管这里表面看着荒凉,但他发现了,其实底下的小型神异生灵十分之多,更深处也有水源,足够撑得起一处驻地所需来。
因为这里周边一望无际,但只要在高处立一处据点,足以监察整个平原,物资少缺也不要紧,但是一驾运载飞舟的物资足以解决所有的事情,而且也可以慢慢改造。
他最佩服的就是天夏一直以来都设法在荒芜所在立下据点,然后改造当地水土风物,使得草木及生灵聚集,慢慢从荒凉之地变得适宜人居,教化土著是改变人,而此法却是逐步改造天地。只要天夏人在,那么总可以一步步改造下去的。
可惜玉符不能用,若是退走,恐怕下次未必再能来到这里的,所以他决定自己先看个究竟,暂时没法将这里的消息告诉上面了。
他往里持续深入,可不管下行多远,背后总有一缕光芒照进来,此时他心中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只觉自己是在进入了某个存在腹中,虽然看上去也好像是如此,此刻深洞深处听到一种莫名的呼唤,灵性悸动阵阵而来。
灵性的牵引一直存在着,他也是跟随着这个指引往下走。他本来以为是会见到至高,不过越走越感觉不是,至高哪可能来持续关注他。
莫非是残存的圣者族类么?
这个族类的事情他也从张御那里知晓了一些,从目前看,是最接近的至高族类了,只是从消息看,圣者族类的长者都有天夏上层盯着,不可能再在外面露面了,那么还有接近至高的存在么?
是不是有,看一看就知道了。
风流医圣
念头这一升起,脚下一顿,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出现了一个石像,却是一个不知名生灵的头颅,其口部乃是一个巨大的入口。
他知道自己要寻的东西或许就在那里,只是这里不能联络外间,到底能不能把所知的带回去,那就要看他自己了。他没有犹豫,再度启行,只是一会儿,身影就被那巨口吞没进去了。
清玄道宫之内,张御在拟化元夏天序之后,便驾驭藏空仪和秘塔,按照伏魔典录之上所示,演化了一个魔物出来,并将之持在手中。
这东西表面看去,那是一个秀白灵芝,看着雪润娇嫩,怎么看也是灵枝奇葩,望之令人喜爱,不是那等邪秽之物。
可是魔物是不能从表面进行分辨的,而从心从情。
特别按照伏魔典录上的划分,邪祟之物和有益之物根本就是一体两面,没有明显界限,有界限的仅只是生灵的认知。
若是魔物之中出现一个能侵害自身的魔物来,此便是魔上之魔,那么原本的魔物身份可能会发生改变。这只是单纯之比,实际上更为复杂,盈满则溢,月满则亏,魔头今日能助你惠你,明日便能坏你损你。
他一挥袖,便将这魔物投入了那一方拟化界域之中。而在此之中,他也是拟化出了一些低辈修道人,此辈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一具遵从本能的空壳而已,与邹正那些分身大致相同。
这魔物入内之后,飞快侵入了一具修道人的身躯之中,可谓是无声无息,不曾遭受排斥。
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魔物不过一个,影响还是太小。
在修道人中,低辈弟子本来就是良莠不齐,些许人受伤,根本不算什么,放在元夏,只要没有超过损折元夏根基的程度,别说惊动天序,连元夏上层不会在意。
但此只是第一步,他随后又转化了万千魔头,同样掷入了此中,这回却是有了反应,并且进行了排斥。
他知道自己的魔头塑造仍是粗浅,故是接下来的时日内,他便是一边尝试,一边加以改进。过程虽是繁复,但却是非常顺利。
可他清楚,这还差得远,因为自己除非真正完整立造出元夏天序,不然终究是有瑕疵的,唯有真正投入元夏之中,或者比照元夏天序,才能尝试出来。
这里也不是没有办法。
他可以让派遣去元夏的使者将这些带回来,再将自己所需的东西传回来。
现在第一批使者如今已是派遣去了元夏,这次主要是以常旸为主,不过其人是真修,虽然能力突出,但是交流起来并不方便。
而第二批使者人手正在安排之中,这回主要是以玄修为主,那就可以随时传递消息了,可就算派遣玄修前去,由于目前玄修功行普通不高,也难以描摹元夏天序。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他派遣分身前往,自己亲身观看,那么两边沟通就容易了,元夏明显已经视他为大敌,且不说是否会让他去,真的去了,想必也会对他百般提防,做不了任何事情。故而这是行不通的。
不过,他还有一个办法。
他抬起头,对外唤了一声,道:“白果。”
不一会儿,新得躯壳的白果从外走了进来,一直来到他的身边,对着他一礼,道:“先生有何吩咐?”
台中 市立 圖書 館 預約 借 書
张御道:“这一次有几位同道前往元夏为使,你与他们一同前去。”
知见真灵通常是离开不主人的,因为他们就是主人的意识映照,所以他人也看不见。
可是他成就玄尊后,白果也是跟随着发生了一些变化,不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意识映照了,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是他的分身了。
上次给他用生土给其塑造了一个躯壳,白果便能自如行动了,而白果乃是他的知见真灵,他所知道的,白果也知道。白果也能通过训天道章传递的消息,故而也便若他亲身去往那里了。
白果躬身一礼,道:“白果领命,白果一定会帮助先生传递好消息的。”
张御点点头,他从袖中拿出邹正留下的那一页书,这其中蕴藏有至高之力,可以直接将一个人推到玄尊层次之上。
白果可以借助训天道章于他联络,但是白果自己也需要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不然稍微一点波折就可能令其身躯毁销,那么去了也是白去。
故是他准备将这一页之中存纳的力量用在其上。
白果自是明白他的意思,他双手一伸,将之接了过去,再是退后几步,将此力引入身躯。
过了一会儿,他的身上渐渐绽放出一阵五颜六色的奇异光亮,像是彩虹旋绕,而又过了一会儿,整个身躯好似变得通透了起来。
张御平静目注着白果,他也是第一次见神异力量推动上层境地。
白果是用生土塑造的身躯,本就能与至高之力能完美相合,所以这个过程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片刻之间,就获得了上层力量。
不过在他看来,这个力量是虚假的。
因为这是靠着至高之力拔高的,至高之力一旦不在,那么就会跌落凡尘,至高之力未必会主动撤走力量,可是只要不到达至高之境,那么永远就不是属于自己的。
这样的力量是被扶托上来的,所以也并不会凝聚出集合自身精气神的观想图和元神。
大多数神异生灵到了这一步,反而有可能会走向两个方向,一个是继续稳固自身的躯体,还有一个纯粹灵性上的强化,然而这两条路其实都很难以再往上走了,除非是道机发生变化。
將門
他思索了一下,浊潮一直在推动道机变化,这既是将原来的一切破坏损毁,可又何尝不是给予一线机会呢?
夏日魔物
待白果身上力量完全稳定下来后,他对明周道人道:“明周道友,烦你请俞道友到此。”
俞瑞卿是他安排的去往元夏的第二批主使,派遣其人的原因在于其人善于与人打交道,而且还是玄修,可利用训天道章,正好与常旸相互配合。
明周道人现身在旁,一个稽首之后,便即离去了。
不久之后,俞瑞卿来至殿上,对着张御一礼,道:“廷执有礼。”
张御回有一礼,请了他坐下,道:“此行俞道友准备的如何了?”
俞瑞卿微微一笑,道:“上下都已备妥,能随时去往元夏。”
张御对着白果道:“这是白果,此番跟随俞道友你们一同前往元夏,你们不必刻刻意关照他,一切以天夏事务为上。”
俞瑞卿方才就留意到了这个站在张御身边戴着遮帽,只露出白皙下巴的小童,感觉其气机俨然达到了上层,倒又与修道人有所不同,但张御既然不说具体情况,他也不会去多问,便双袖一抬,道:“俞某尊谕。”
魚 玄 雞
……
……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