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空彼岸 愛下-第四百五十九章 成神或娶妻生子熱推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这分明是要搞事情,给他来了一道送命题,艰难的取舍,都不选的话,那么就会抹杀所有人!
王煊怀疑,他在外面得到庇护符后,被重点盯上了,有意要消弱他的优势。
既然这样,早先就不要给他庇护符,现在开局就是地狱级模式,让他脸色不是多好看。
“人生谁没有遇到过分岔路口?向左走,或者向右转,有舍才有得,鱼与熊掌不可能兼得。”
“无悔的人生,是因为,早已踩过荆棘路,流血过后才看到玫瑰园,做决断吧,着眼现在,还是看向更远的未来之路,你没有时间犹豫了。”
“至强的神明,哪个没有缺憾?不意志坚如铁,又怎能凌绝顶,感受极目远眺的开阔与壮观?想要不朽,未来的路注定孤独,没有人可以陪伴你左右。现在的诀别,舍弃红尘,就是为了让你适应百世沉沦过后,一个人独自驻足,回首身后,同时代已寂静无声。”
良田秀舍 郁桢
“那个时候,同代的人,甚至同一个文明的人,都不在了,或许连同一片大宇宙的生灵都只剩下你自己了。。”
……
那种声音冷漠无感情,像是在诉说着与己无关的事,劝王煊着眼未来,为超凡续命,舍下人生途中注定成为过客的短暂风景,那些人,那些事,终将消散,没有谁可以和他共岁月。
王煊重新看向前方,一部书籍,在那里缓慢地翻动,正是从它那里传出声音。
而在更远处,是一片熄灭的大结界,腐朽了,溃灭了,里面有残余的超凡之火偶尔闪烁,大幕与现实世界没有阻隔,能自由穿行。
在他的身后,在一个有生机的世界,但却没有超物质,勉强还算一颗生命星球,有平凡的物种,距离曾经的绚烂已经很远。
“你是谁,凭什么由你来摆下我的人生棋局,我自己的路自己来走,你说的这些,都非我所愿!”
王煊回应,一个都不想选,接着道:“既然你说,人生充满遗憾,那就要极力避免,奋起去改变。而不应该像你所说,注定有憾,那就提前舍弃。”
那部书籍很模糊,开始翻页,在那里传来飘渺的声音:“可是,人生就是不圆满,没有人可以无憾。你既入局中,却天真的以为可以跳脱出去,想以苍白的理想去反抗?身陷滚滚红尘浊海,你又怎能摆脱泥泞,早已挣扎不出去,人已在世间,谈什么超然。”
“我无论在哪里,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心中的方向不迷失,如果连命运的十字路口都由人来安排,被局限在一个特定的圈子中,那才荒谬,说再多都无意义,我不想再费唇舌。”
王煊亮出手中黝黑的晶体,抓来赵清菡和吴茵的白皙的纤手,将两人的手掌贴在一起,共同持有这枚庇护符。
他不知道会怎样,如果有意外,一枚庇护符是否能保住两人?
王煊道:“老青,我们都是男人,就不要庇护符了,你来我身边。对了,你们刚才听到那些声音了吗?”
“听到一些奇怪和模糊的声音。”青木回应道。
“我就不值得庇护吗,也是少女呀!”小狐仙开口,一副委屈的样子。
“那你和她们两个一起握住那枚黑色晶体。”王煊说道。
“你自己戴上!!”
“我们不需要!”
赵清菡和吴茵同时开口,意识到,这里有将变故发生。
“不用!”王煊阻止了她们。
马超凡觍着脸凑过来,小声道:“其实……我也……有一颗少女心。”
“你要脸不?”王煊想踹它。
它赶紧躲开,道:“开个玩笑而已,我只是想打破沉闷的气氛。我马超凡为何而来?就是要马踏大结界,成为至强神明,眼下这一切有什么可在意的!”
那淡漠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性格决定命运,我帮你来校正,让你明白成神路上的疾苦,酸甜苦辣,人生百态,没有谁能例外,人力有穷尽时,谁都不能把握所有。”
那部书籍翻篇,清晰起来,书页上出现一幅水墨山水画,很唯美,有剑仙御空而行。
轰!
王煊抢先下手,手中的铁钎子发出刺目的光,像是划破宇宙的一道煌煌神剑,要劈开一切阻挡。
“确实很强,但是,你是在与一个时代对抗啊,你一个人能够对抗一个超凡大世吗?”书籍中的声音平静地说道。
然后,那副水墨山水画扩张,直接覆盖此地,将王煊、赵清菡笼罩了,融他们进入一片天地中。
远山如黛,湖泊成片,神树青翠发光,这是一片出世的净土,但是现在却不平静了。
王煊捂着头颅,感觉剧痛无比,别人的人生,正在向他脑子里钻。
“我是谁,王谪仙,练剑成仙,练剑飞升,即将打破天门。师傅,师叔,师祖都在助我,让我肉身跟着飞升,实现这个超凡时代的壮举,举世唯一,肉身和精神一起成圣成仙,踏足大结界后的世界。我要舍下凡尘的一切,契机只此一瞬间,错过,肉身和精神就不能同时成圣成仙了!”
王煊低吼,但最后,他又仰起头,道:“不,我是王煊,刚才那一切是别人的人生!”
远处,赵清菡也捂着头,痛苦的低语:“我是谁,我是赵倾仙。曾经的过往,师兄可以肉身成圣,元神飞仙,肉身和精神共振,同时进入大结界,举世唯一。可是他为我驻足,错过了,留了下来。我在自责中和他相伴,最后郁郁而终,他失去那最难得机会,在尘世随我一起腐朽。穿越历史的时光,我又回来了吗?上天给了我一次机会,我愿让他成圣成仙,这一世不在拖累他,不再有遗憾。”
“我死,你活,成圣成仙,此世唯一!”赵清菡决绝地喊道,手指发光,如神剑横过,向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王煊在头颅剧痛中,努力挣脱那种情绪,不想陷入别人的人生中,急切地喊道:“醒一醒,假的,你是赵清菡,不是赵倾仙,我是王煊!”
锵!
他手中发光,一片柔和的神霞挡住赵清菡划向雪白颈项的手掌,阻止她自绝。眼前这一切太魔性了,怎么会有别人的过往,来改写人生?
水墨山水世界,有声音回响:“确实有这样的人和事。曾经熄灭的大结界,那个无比灿烂的神话大时代,有个人几乎就此举世唯一,肉身成圣,元神圆满,形神同进大结界。但他却割舍不下心中的红尘,因为,赵倾仙没有仙缘,无法成仙,会死在人间。即将成圣成仙的他,短暂的犹豫,便错过了自己的大道,肉身在雷霆中受损,不再圆满唯一。最后,他更是驻留在人间,愿在红尘陪那女子一起腐朽。”
“错过也好,遗憾也罢,都请离开,这不是我的人生!”王煊说道,他极力摆脱,要挣扎出那种思绪。
书籍中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想让你经历他的过往,让你明白,红尘斩不断,便会有超凡人生大憾,那个人本应成为那个绚烂神话时代的第一人,最终却在人间腐朽。”
王煊头部依旧剧痛,身体摇晃,道:“你真是多事!那是别人自己的选择,已有决断,成为过往,你凭什么认为他有悔,要更改这一切。”
“你错了,是他们自己有人后悔了,要改变这一切,如那赵倾仙,她想成全自己的师兄。现在,她短暂的从历史中回来了,她的思绪注入到了你的女伴体内,她要改变过往,重塑留下遗憾的历史。”
“走开,斩道剑,从我心间斩尽!”王煊大喝,浑身爆发无尽的光芒,一道奇异的剑光亮起,从他的身中划出,然后,他的头不再痛了,驱除了那种情绪,他回归自己。
书中的生灵似乎很惊讶,道:“奇怪,你居然挣开了,摆脱了他,姑且就叫他王谪仙吧。须知,他在那个神话时代,有超绝世之资,本应是那个神话时代第一人,你竟然扛住他的情绪。”
“我觉得,他自己没有后悔,愿意被我驱离!”王煊说道。
“是吗,这样的话,你的麻烦更大了,我将赋予他斩断红尘之剑,再无缺点的他,将会与你对决!”
王煊沉声道:“改变不了别人的人生,你就将他召唤出来,和我厮杀,以实力来论成败?”
“没错!开始吧,你很不错,挣脱了他的情绪。但是,他强的离谱,即便自愿腐朽在人间,也改变不了他在那片神话历史中红尘第一人的地位。你输了,就进入这部书中,成为别人眼中的故事,我会将王谪仙的情绪注入你的肉身,取而代之,成全他和赵倾仙短暂的重逢。”
这片山水天地中,青木、小狐仙、吴茵、马超凡都没有出现,只有赵清菡沉浸在赵倾仙的情绪中,她泪眼婆娑,低语着师兄。
王煊道:“与一个超凡文明有超绝世之资的人对决,我倒也愿意,但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认可你安排的抉择!”
瞬息间,这片如同山水画的净土内,出现一个男子,虽然有些模糊,但是那种飘逸出尘的剑仙之姿,瞬间直入人心,也有一道空明之剑照耀进人的心头!
果然,这是一个拥有非凡之资的强者,虽出尘,但却也无比可怕!
王煊叹道:“不知道该说霉运,还是该庆幸,开篇第一关,便等同于终关,遇上了一个超凡文明的悲情主角。”
锵的一声,他不用选择,初战就是最强绝学,心灵中斩出一道剑光,直取那个人!

Categories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