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优美都市小說 《天唐錦繡》-第兩千一十一章 陰謀算計鑒賞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临川公主一愣,脸颊微红,摇头道:“驸马就是怕我去找房俊求情,故而特意派人送信回来,我岂能送上门去?”
周道务虽然未在信中明言,但她明白周道务特意来信叮嘱一番是什么意思,还不是怕她求上门去,房俊却趁机要挟,将她给糟蹋了?
房陵公主却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挽着她的手臂,凑到耳旁小声道:“论及对男人的了解,你能比得上我?这男人呐,一贯口是心非,心里想要,但嘴上偏偏道德礼仪一大堆。试想,如果朝野上下当真都攻讦周驸马杀俘,欲予以严惩,放眼朝堂除了房俊还有谁能反驳百官将周驸马救出来?我明白这个道理,周驸马当然也明白,可他偏偏给你送来这么一封信……呵呵,男人呐。”
眼中满是鄙夷之意。
临川公主檀口微张,双眸瞪大,吃惊道:“啊?你是说……”
剑锋 小说
难不成周道务之所以送来这封书信,看似让他不要去找房俊,实则隐藏的意思是提醒他,自有房俊才能救他?
这岂不是让她送上门去……
自己的丈夫当真为了性命、前程,宁肯让自己的妻子去往仇敌面前受尽凌辱?
一时间心乱如麻。
農門書香 柒言絕句
於是乎 今夜也無法入眠
房陵公主眼珠一转,抿嘴摇头道:“你可别赖我,我什么也没说!”
将临川公主愣忡失神的娇弱模样,又添了一把火:“这件事的关键不在于周驸马到底什么用意,而在于你自己怎么想,是想眼睁睁看着周驸马被治以杀俘之罪,将东征不利、陛下受伤的罪名一身背负,明正典刑,还是尽人妻之责,想尽方法、舍弃一切从中营救,无论将来如何,但求一个问心无愧。”
哼哼,你房二不是对老娘不屑一顾么?还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老娘倒是要看看一个公主洗白白送上门,你到底要不要……
况且,她认为若临川公主为了营救周道务从而被房俊睡了也没什么大不了,身为妻子为了搭救丈夫而失身有什么错?非但没错,甚至堪称伟大,
将来周道务逃脱生天,只应感恩戴德,愈发小心翼翼予以爱护,焉能有半分嫌弃之理?
再者说来,与房俊那样大权在握、英姿勃发的少年权贵春风一度不知是多少长安贵妇做梦都惦记的美事儿,也不算是吃亏呀。
我想上,人家还不上呢……
临川公主彷徨无措,不知该不该听从房陵公主的话,下意识觉得女人为救丈夫牺牲一切都是对的,可再想到会被房俊百般侮辱……便不由得夹紧双腿、攥紧粉拳,浑身发麻、脸色发红。
房陵公主见她神色,便知她已然意动,唯恐过犹不及,遂摸了摸临川公主发烫的脸颊,柔声道:“心关难过,这种事还得你自己拿主意才行……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慢慢想,想想往后余生是清清白白成了一个寡妇捧着贞节自己过日子,还是拼上一切但求一个问心无愧、无怨无悔……”
起身看了临川公主一眼,转身水蛇一般的腰肢扭动,告辞离去。
走出厅外,房陵公主抬眼看了看阴沉的天色,一如她此刻心情一般阴沉厚重……乘坐马车回到自己府中,坐在花厅之内,将前来服侍她洗漱卸妆的侍女斥退,喝了一口茶水,一个年迈的老内侍无声无息出现在门口。
房陵公主放下茶杯,风韵犹存的脸上满是厌恶至极的表情,半点也不遮掩,冷声道:“让我做的事已经做了,你们什么时候放人?”
老内侍已经七老八十,佝偻着腰,瘦小的身躯干瘪如皮囊,看上去已经油尽灯枯、行将就木,双眼浑浊无神,,颤着声音道:“只要事成,自然放人。”
面上无须,树皮一般的皮肤布满斑痕,浑身上下半点生气也无……
房陵公主柳眉竖起,纤白的手掌狠狠拍了茶几一下,怒道:“此事成与不成,岂在本宫掌控之内?本宫总不能绑了临川送去房二床榻之上任他凌辱吧?”
帝皇贵胄,自有居移气、养移体,即便女流之辈,怒气勃发之时亦能气势凌人。
老内侍却对房陵公主的怒火视如不见,叹了口气,脸上沟壑一般的褶皱挤在一起,慢悠悠道:“殿下冲老奴发火又有什么用呢?老奴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做不得主的。”
朽木可雕 小說
房陵公主一双美眸微微泛红,死死盯着老内侍,面罩寒霜、恨意弥漫。
良久,才从红唇中吐出一个字:“滚!”
老内侍再叹一声,躬身施礼,道:“殿下息怒,老奴告退。”
魔帝纏寵:廢材神醫大小姐 小說
颤巍巍的转身走出去。
房陵公主心中怒极,挥手将茶几推到,茶具跌落,稀里哗啦碎了一地,外头的侍女吓了一跳,赶紧走进来,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房陵公主脸色,跪在地上收拾碎片。
“母亲……”
随着一声轿呼,一道纤细的身影冲入厅内,却是一个貌美如花、瘦弱纤秀的二八女子,此刻泪痕宛然、梨花带雨,望之令人生怜。见到侍女跪在地上收拾茶具碎片,先是一愣,旋即疾步上前扑入房陵公主怀中,啜泣道:“他们还是不肯放了郎君么?”
房陵公主爱怜的将纤瘦的身子紧紧拥在怀中,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珠,强颜欢笑道:“放心,母亲已经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了,只要事成,他们自会放人,不必担忧。”
这是她与前夫窦奉节的女儿,因她当年与杨豫之私通而与窦奉节和离,觉得亏欠女儿太多,倍加宠爱,求到李二陛下面前赐婚下嫁洛阳于氏子弟于遂古,新婚燕尔之际,举国东征,随即关陇叛乱,关中乱成一团,前些时日京中大肆搜关陇子弟,于遂古却遍寻不见、离奇失踪,随后才知被人绑架……
窦氏哭泣几声,哽噎着道:“要不咱们去求求太子吧?太子素来仁厚,不会坐视不理,只需派遣‘百骑司’追查,想必定能将郎君救回。”
房陵公主抚着她的鬓角,心中满是爱怜,安慰道:“不必惊动太子,那些人只是想以你郎君的性命胁迫娘亲给他们办事而已,只要事成,你家郎君自然无恙。”
她曾极受高祖皇帝宠爱,自然知晓皇宫里曾有一支神秘力量,后来背叛了高祖皇帝投入李二陛下麾下,“百骑司”在这支神秘力量面前不值一提,否则何以那些人在自己府中潜伏多年,却一直不曾被“百骑司”所查知?
这件事,求谁都没用。
窦氏伏在母亲怀中,垂泪泣道:“是女儿连累了母亲。”
她虽不知那些人逼迫母亲去做什么事,但既然用上这等手段,想来一定是充满危险。她心疼母亲,却也不能对郎君不管不问,内心倍受煎熬……
房陵公主轻叹一声,搂紧女儿瘦弱的肩头,清声道:“是娘连累了你们啊……”
骊山脚下,大营。
刚刚用过晚膳,倒了一杯茶的李勣坐在书案之后,翻开一份军务正待批阅,便有亲兵入内通禀,说是王瘦石求见。
李勣蹙眉,没好气的将军务合上丢在一旁,无奈道:“让他进来……先将茶水撤走。”
对于那个身份神秘、桀骜难驯的老宦官,他心中非但没有半分敬意,反而充满厌恶,虽然不见不行,但连一杯茶水都不愿奉上……
亲兵退出,王瘦石脚步轻飘飘走进来,一双死鱼一般的眼珠子毫无表情的盯着李勣。
李勣金蹙眉头,沉声道:“有事说事,若是无事便请自便,这般阴阳怪气的给谁看?”
语气毫不客气。
王瘦石阴仄仄道:“英国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自勾结房俊,将机密泄露给他,此乃欺君之罪。”
李勣一愣,奇道:“这话从何说起?”
见他神情不似作伪,王瘦石哼了一声,道:“周道务入宫请罪,房俊非但没有趁机进谗言将其治罪,反而予以维护……若非你私下通气,房俊焉能如此?”
“呵!”
李勣被生生气笑了,他伸开两手分别撑在桌案两侧,上身微微前倾,一双眼睛鹰隼一般盯着王瘦石,一字字道:“军伍之中,从无戏言!王内侍这般信口雌黄、恶意构陷,莫不是当真依仗陛下之宠信,本帅便杀不得你?”
他心中怒极,一股雄浑霸道的气势满溢而出,征战杀伐的一代名将怒气磅礴,杀气凛然!
只待王瘦石说错一个字,便会立刻下令将其乱刃分尸!
王瘦石倒也不惧,梗着脖子与李勣对视,半晌才气势稍敛,疑惑问道:“当真不是英国公私下给房俊通气?”
李勣也收敛杀意,淡然道:“本帅自然不曾做过,但有一点本帅要提醒王内侍,你纵然深受陛下宠信,但说到底不过一个阉人,很难明白天下豪杰的胸襟气魄。房俊与周道务素有积怨不假,但你一厢情愿的认为一旦周道务遭受朝野攻讦,房俊便会落井下石甚至将其置于死地,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对于房俊之性情,他最是了解不过。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