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超棒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1601章 誅心之論推薦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毛利兰怔怔看着有泽悠子,“那悠子女士,你真的……”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妃英理不解,皱眉问道,“像你这么优秀的女性,丈夫出轨的话,只要离婚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做出这种事不可呢?”
“是啊,如果只是出轨的话,离婚就好了,”有泽悠子低头看着地板,“可是他出轨的对象,是尾本前辈的妻子,这一点我绝对无法原谅。”
“尾本前辈?”毛利兰惊讶确认,“就是你崇拜的柔道冠军尾本先生吗?”
“可是这样的话,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不就可以了吗?”妃英理问道,“你应该也认识那位尾本先生的太太……”
“没错,我和我丈夫去尾本先生家拜访过好多次,他有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就像是故事里描绘的那种美满家庭,却被我丈夫破坏了,”有泽悠子咬了咬牙,脸色难看道,“一想到他以后还会继续伤害那样的家庭,我就实在无法忍耐下去,光是离婚还不够,只有杀了他……对,要是不那么亲近就好了……”
说着,有泽悠子闭上眼睛,神色痛苦。
“要是没有去过尾本先生家,我丈夫就不会认识他太太,崇拜就只能是崇拜,要是只留在心里,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伊卡洛斯的翅膀……”妃英理叹了口气,“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我想,你丈夫应该很希望有一日你能够转向他吧。”
“啊?”有泽悠子不明白,惊讶又疑惑地抬头看着妃英理。
“师母,不用说得那么含蓄,”池非迟站在柜子前,侧头看着摆在柜子上的奖杯,“悠子女士,你说起尾本先生的时候,跟小兰说起前田先生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小兰像是提起一个崇拜的名人,而你说起尾本先生,就像尾本先生是你唯一的太阳,带着狂热和痴迷,你和你丈夫结婚,是因为爱他吗?”
妃英理觉得这话问得有点过了,汗了汗,“非迟……”
池非迟抬眼看向有泽悠子,神色平静地揭露最暴露灰暗的事实,“还是……只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有泽悠子神色僵硬地站在原地,瞳孔紧紧缩着。
“答案是什么,你或许清楚,或许连你自己都不清楚,但你丈夫比你更清楚,听你说的,你丈夫很有时间观念,而出轨对象是认识的人,双方都清楚对方有家室,但他为了顾及出轨对象的心情,还是摘了结婚戒指,这样一个人,想来他不会是个神经大条的人,”池非迟侧头,看着金色奖杯上映出自己扭曲的身影,伸手摸了摸奖杯边缘,“而且,就算是一个迟钝的人,在一起生活多年的妻子,一直在意着、也更在意着另一个男人,他怎么会发现不了?自己的妻子是杰出的柔道冠军,在他心里就像太阳一样,而他的妻子,向往着一个同样在柔道方面很强大的男人,他个子不高大,也不会柔道,好像永远也无法追赶上那个男人,无法将妻子的心从对方那里拉回来,甚至就连爱好,他和妻子也好像不如和那个男人契合,这么说,你能明白他的心情吗?”
他差不多能够想象这对夫妻相处的情况。
妻子强大耀眼,看有泽悠子的性格,平时也应该是爽朗的人,至于丈夫,则细心敏感,喜欢照顾别人的情侣。
这么一对夫妻,如果深爱对方的话,那应该会很幸福,可惜妻子心里狂热追崇着另一个男人,同样优秀耀眼的另一个男人。
前世他看这一段剧情,妃英理说有泽悠子的丈夫真正希望的是有泽悠子能转向他,他当时忽略过去了,但身处其中,才能发现……
他家师母没说错。
他觉得让有泽悠子抱着‘我杀了他是因为他破坏别人家庭’这种心态,太便宜有泽悠子了。
他所厌恶的,从来不是坏人,不是伪装成好人的坏人,而是那种肆无忌惮做着坏事、还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在行善的人。
“他的心情……”有泽悠子失神低喃。
“为了让你好好看看他,他有没有做出过努力,你仔细回想之后,应该比我们更清楚,不过他失败了,他的妻子当时可能连他的心情都没有发现,”池非迟看向有泽悠子,“以男人的心态来说,他选择尾本先生的妻子作为出轨对象,是有迹可循的,他想向妻子证明自己不是一无是处,想向妻子证明……你看,你那么崇拜的人,他的妻子也可以转而喜欢上我……跟你们有没有去拜访尾本先生没有多大关系,如果有机会接触,他还是会选择尾本先生的太太作为出轨对象,而在选择出轨的时候,他所希望的,也不单是证明了……那个时候,你觉得痛苦吗?”
哑医
“什、什么?”有泽悠子神情恍惚地看着池非迟。
跳舞 小說
“录音的手段,或许能骗过自己的妻子一次,却没法一直骗下去,更何况他还直接把那个饭店的火柴带回家,几乎就是在告诉你,他经常去那家店,他有时候在说谎骗你,在意的话,你就去调查,他带着不甘和爱恨难辨的情绪,想要拉着你感受一下他的痛苦,”池非迟语气冷漠道,“等你发现他的出轨对象是谁,他应该也想跟你说……难过吗?痛苦吗?绝望吗?这也是你曾经给予他的……”
“非迟,”妃英理担心有泽悠子崩溃,轻声打断池非迟,皱了皱眉,想说点什么,却又没法反驳,“够了,已经可以了。”
这些话,就像一个面目狰狞又冷漠的恶魔,在指着有泽悠子的心脏,说:好好想想,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两个家庭的悲剧、五个人的痛苦,都是你造成的,你才是最自私的那一个……
但是池非迟说的没错,她也能想象,有泽嗣郎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选择了那样一个出轨对象,还大大方方地把火柴盒带回家、故意引导自己妻子去发现。
但话又说回来,有的真相过于残酷和丑陋,揭开也得考虑别人现在的情绪能不能承受……
“抱歉,我多管闲事了。”
池非迟收回视线,没再说下去。
妃英理心里无奈叹了口气,这不是多管闲事的问题,而是她觉得有泽悠子快疯了的问题,“悠子女士……”
“是我错了,对吗?”有泽悠子抬眼看向妃英理,目光有些空洞地呢喃,“伊卡洛斯飞出牢笼之后,习惯了空气和自由的存在,所以忽略了它们的重要,只盯着太阳追逐,就此坠落地狱……”
“悠子女士,你丈夫脖子上没有吉川线,在发现你要杀他的时候,他自己选择了放弃挣扎,”妃英理叹了口气,伸手搭上有泽悠子的肩膀,放轻声音道,“他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也愿意承担你的怒火,其实,你想到这些还不晚,现在你该为他承担起你该负的责任,等你赎清杀害他的罪责之后,再回来告诉他,你明白他曾经的心情了,你也为了杀害他的事而付出过失去自由的代价,你也很抱歉,我想,那么喜欢你的他,要是能知道的话,一定会释然放下一切,并且希望你到时候也能够放下心结,重新开始生活。”
池非迟觉得自家师母真的很会说。
其实要反驳妃英理的话,也可以。
有泽嗣郎还是那个对妻子只有爱的丈夫吗?
再阴暗一点去想,有泽嗣郎在死之前没有挣扎,仅是因为知道错了吗?有没有可能是觉得自己终于从痛苦中解脱了?
让妻子如愿杀了自己,有泽嗣郎有没有想过,等妻子明白过来后,会不会彻底明白他的心情?会不会在意他曾经的痛苦?会不会陷入比他出轨更难受的痛苦中?
甚至可以质问有泽悠子。
在越水说到‘伊卡洛斯的贪婪’时,如果有泽悠子能够想明白这些,说不定结局不会是这样,而有泽悠子还是杀了自己的丈夫,在真相说开之前,有泽悠子了解自己丈夫几分?又了解自己几分?
不过,妃英理说的也对。
反正有泽嗣郎已经死了,知道有泽嗣郎真正想法的人也已经不存在了,他和妃英理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对有泽嗣郎的想法做出解读。
他也不想惹上麻烦,闹得以后警察找上他、跟他说,因为他的话而害得有泽悠子出个什么事。
那诛心之论,就到此为止。
……
有泽悠子出了客厅后,找到目暮十三自首。
妃英理一看没有什么事,也带着大大小小一群人告辞,出了门,看了看神情冷淡的池非迟,才神色无奈道,“非迟,你或许因为这件事而生气,不过呢,悠子女士的性格我了解一点,她确实没有她丈夫那么细腻,她也未必一点不在乎自己的丈夫,只一心去追逐自己崇拜的前辈。”
池非迟点了点头,“是我说得过了。”
他当然知道,有泽悠子选择自己丈夫时,肯定也想过好好跟自己丈夫生活,好好对自己的丈夫,说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有点过头,而且,有泽悠子再怎么样,也没有选择出轨。
不过,谁让有泽悠子那种态度惹他有点不爽。
那么,他为什么要让他心情不好的有泽悠子去自我陶醉?
柯南看了看池非迟,心里一阵感慨。
把罪犯逼上绝路,绝对不是侦探该做的。
只不过,他相信池非迟更明白言语有多可怕,他也相信,小伙伴今晚只是心里过于不满。
看池非迟今晚这么积极破案就知道了,还没等他们想通关键,就直接开始劝悠子女士自首环节,只是悠子女士最后还是没明白自己的问题,所以池非迟这家伙心里太恼火了而已。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