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精彩小說 劍卒過河討論-第2524章 端倪鑒賞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小凡花坊的名字还在,但已经人去坊空,自娄老爷掉下来后的那几个老人,走的走,嫁的嫁,死的死,现在就剩下了一个娄老爷在这里鸠占鹊巢。
仍然不营业,就是一个花农的自娱自乐。
他对花草植物的了解越来越深了,这是一名半仙大修几十年的研究,和普通凡人自然不同,哪怕没有那份能力了,但论观察的细致入微,凡人仍然难以企及。
他能感觉到,奇石兰中那部分能量越来越磅礴,并在这样的磅礴中酝酿着什么!
他也终于搞明白了麻仙草到底是通过怎么样的方式来成精的!
根本就不是一株奇石兰的问题,而是千千万万株奇石兰的共同努力!当那个时间节点来临,现在锦绣大陆超过亿株的奇石兰合力,就将蕴育出一株兰精!
这株兰精就是麻仙草的真正本体,它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只要是有奇石兰生存的所在。
也就是说,他可能能确定时间,但却不能确定地点!
至此,已是他来到锦绣大陆的第三十个年头!
整个奇石兰的分布,就是那条长达万里的狭长地带,理论上如果他想在最快时间内赶到奇石兰成精的所在,就应该去这个狭长地带的中心位置坐镇,然后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如果再考虑他现在糟糕的移动能力,哪怕快马加鞭,他恐怕也会滞后数日甚至数十日,这么长的时间兰精会不会转移,那就只有天知道!
对这个他辛辛苦苦跑来保护了几十年的东西,他可能最终连见都见不到一眼?
太上剑典
很神奇,但也很正常!这才是真仙转生的正常节奏,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不是栽在盆里被人精心呵护。
他也不在乎一定要在兰精面前露个脸,又不是道家佛门那些势力企图拉拢利用,他来这里就纯粹是对麻仙草曾经对轩辕帮助的回报,如此而已。
顺便有他自己的一点好奇心,但如果麻仙草在还没成精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样的保护自己的能力,那不看就不看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还是要防备某些怪物僵尸的捣乱,这些东西可是真正的修真产物,它们的感知要比凡人灵敏得多!
“就在今年之内,可能会出现一次僵尸潮,我不知道地点具体在哪里?但肯定就在这条狭长走廊中!你通知下去,聚集全真教的全部力量,均匀分布在走廊沿途城市中,准备可能的突变,别忘了,要和当地国家沟通好,别让人家以为你们是来夺权的!”
木棘点头应承,三十年过去,木苏已然作古,他也从精悍中年人步入老年,但上仙却一如既往的年轻,常让他们这些全真道人艳羡不已!
这就是长生吧?可惜他们生不逢时,生得太早了点,赶不上锦绣大地出现深刻变化的那一天!
这几十年下来,僵尸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强,但他们全真剑客也不是吃素的,在上仙的指导下,越来越多的道人明悟了剑道精神,也就有了斩杀僵尸的能力,这其中也涌现出了不少的后起之秀!
多夫多福
对他们来说,普通全真弟子就可以对普通僵尸,铁尸铜尸造成伤害,但飞僵以上,就需要具备剑道意志的高手才能破防斩杀,这样的全真高手不算普遍,当然飞僵也并不多,所以一直以来也就是个互相平衡的状态。
圓 房 小說
娄小乙继续嘱咐,他有预感,自己留在锦绣的时日无多;奇石兰顺利成精,也就具备了自我灵智,能够自由转移,在锦绣现在的凡俗环境下谁还能奈何得了它?不管是土著武者,还是冲进来的修行人。
所以,顺利成精就是一个关口,对他来说也就没有了再保护下去的必要。
“要做好远距离沟通的准备,你们那个信天翁传信就很有创意,要准备几个具有强大力量的群组,随时机动!在岁末城就算了。”
木棘当然明白上仙的意思,这里有他坐镇,到目前为止,就还没见过能当得起上仙一剑的僵尸!
但他仍然有疑虑,“上仙,除了僵尸的压力,来自人类的压力同样不可小觑!这几十年来,有一群人对我们全真教就很不友好,他们自称明陀罗,人数虽然不多,但战斗力极其惊人,已经可以和我们领悟了剑道意志的全真剑客相媲美,我担心……”
娄小乙看了看他,“明陀罗?和尚?”
木棘点头,“是的!但又不属于锦绣原有的佛门体系,出现的很突然,就算是锦绣佛门主流都没承认他们,就是野狐禅一系……”
娄小乙一哂,“不要忘了,在千余年前,全真教也是这样发展起来的,被看做是邪道!”
木棘一怔,若有所悟,“这个明陀罗,体功了得,明陀三身体甚至连僵尸那样的怪物都不能伤,行事勇猛激进,不像佛门作派,在很多事件上都和我全真教有冲突,其佛首大明王,就是十余年前我和您说过的连伤我全真高手的那个人,但最近些面却是销声匿迹,踪影不见。”
娄小乙心中明镜,这不用说,就一定是外面修真界佛门派下来的棋子,来到锦绣天地提前布置;佛门一向在体功上有所擅长,所以在没有灵机的锦绣大陆用这种方式出现就再正常不过。
总得有一技之长吧?修真手段用不出来,就只能在其它方面想办法,体功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那个所谓的高手,恐怕就是进来的修士,他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境界,真君还是半仙?但进了锦绣天地倒也无所谓。
这样的人当然不可能一直在外面打打杀杀,立威之后就是建立道统,然后剩下的就是这些明陀罗的僧人去打拼,就是修行人插手凡界的基本流程。
符皇 小说
为什么要找全真教下手?视为敌对?一方面是道佛矛盾的不可调和,恐怕也是想试探一下全真教后面有没有修行人?如果有,是哪一家?
这是一个信号,可惜,娄押司就根本没理他!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