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武極神話-第1975章 布魯與洛克斯熱推

武極神話
小說推薦武極神話武极神话
第1975章 布鲁与洛克斯
浑蒙海。
百万年过去,浑蒙海渐渐从当初零与归零者肆虐的惊慌中慢慢平静下来,这期间,零如同销声匿迹一般,没有再出现过,只有零星的归零者在浑蒙海中游荡,一切都仿佛恢复了从前,回到了零苏醒之前的时候。
與面瘡相伴
天妒境。
四大天族君主化身再次聚首。
“还是没找到犰亡吗?”天妒君主看向身边几位同伴。
几人摇摇头,神情皆是沉重。
“不单犰亡失踪了,命族那几个君主,也失踪了。不,严格说来,命族那几个家伙应该不是失踪,而是自己躲了起来。”另一位天族君主梦魇君主说道:“他们的化身,还在他们开辟的秘境里面坐镇,应该是躲了起来。唯独犰亡……”
怨厌君主沉声说道:“犰亡肯定知道点什么。”
他们已经打听到消息,犰亡境并非是被那个神秘的君主所毁灭的,而是被犰亡自己吞噬的。
和尚用潘婷 小說
可以说,犰亡吞噬秘境,而后进攻苍穹君主,是整件事情的导火线。
如果不是犰亡主动进攻,就不会被苍穹君主打入那神秘虫洞,更不会惊醒沉睡中的零。
“犰亡为什么这么做?”恐惧君主疑惑问道:“如果他跟那个神秘的君主有什么矛盾,大可与我们商量,由我们共同施压……”五大天族君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向来是共同进退,即便有着利益矛盾,在面对外敌的时候,却团结一致,他们想不通,犰亡这一次为什么要私自行动,而且还吞噬了犰亡境。
难道犰亡与那位神秘君主之间的仇恨真的大到非亲自报仇不可的地步了吗?
这其中,一定存在着什么问题,只是犰亡失踪了,那神秘君主也消失不见,天妒几人实在找不到什么线索。
“等等。”恐惧君主忽然道:“我最近收到一个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也许能够解释清楚很多事情。”
天妒君主迟疑了一下,看向恐惧君主:“你也收到了那个消息?”
“你们是说……最近在赤霄境流传甚广的那个传言?”梦魇君主问道。
“那消息,我也听说了。”怨厌君主沉默了一下,而后说道。
天妒君主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只有自己收到了这个消息,没想到梦魇君主几人也知道了。
缉拿带球小逃妻 小说
“你们说,那个传言,会是真的吗?”天妒君主神色变幻,声音带着一丝轻微的颤抖,“传说中,藏着浑蒙海之主秘密的剑匣,只要解开剑匣之谜,就能够掌控浑蒙海,驾凌于万物之上,成为那至高无上的浑蒙海之主!”
梦魇君主凝重道:“起初,我只把这消息当作笑话,可细细想来,这传言,未必是假的。”
素衣青女 小说
恐惧君主点点头,道:“传言,那剑匣最终落到苍穹战队队长手中,而那个苍穹战队队长,很可能已经解开了那剑匣的秘密,或者解开了一部分,所以拥有着寻常君主所不具备的实力。我们所见到的那个神秘君主,应该就是那位神秘的苍穹君主。”
“我一直都觉得奇怪,按照浑蒙海规则,九大君主已经是极限,不可能再诞生第十个君主。那个神秘君主究竟是怎么回事……”怨厌君主眼睛微微眯起,“现在看来,那神秘君主就是传言中提到的那个苍穹君主。也唯有解开浑蒙海之主的秘密,才可能打破浑蒙海规则,成就君主之位。”
他们当初可是困惑了很久,怎么都想不通浑蒙海怎么会诞生第十个君主。
这根本不符合浑蒙海的规则!
可如果牵扯到浑蒙海之主,那么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犰亡会不会就是因为知道了那苍穹君主知晓浑蒙海之主的秘密,所以才会孤注一掷,吞噬犰亡境,强行拔高实力,试图夺取浑蒙海之主的秘密?”梦魇君主忽然说道:“他之前化身莫名其妙被灭,会不会是那个苍穹君主干的?”
无论是命族君主,还是天族君主,都没一个是简单的。
只要给他们一点点的线索,他们就能够把事情的真相推算个八九不离十。
除了一些细节可能跟真相有所出入,其他绝大部分猜测,都是正确的。
“这么看来,犰亡……真正的目的,是夺取浑蒙海之主的秘密。所以,他才会瞒着我们,偷偷对付苍穹君主……”天妒君主的脸色有些阴郁,“传说中浑蒙海之主的秘密,解开了秘密,就有可能成为浑蒙海之主,犰亡这家伙,自然不愿意与我们共享。”
梦魇君主冷漠道:“只是他似乎失算了,那苍穹君主的实力,根本不是他对付得了的。”
那可是敢跟零正面交手的猛人,别说犰亡一个人,就是天族五大君主一起上,都未必能够奈何得了对方。
虽说犰亡吞噬了犰亡境,实力拔高不少,但跟苍穹君主比起来,仍旧有着巨大的差距。
“现在讨论犰亡的对错,已经没有意义了。”沉默了一下,天妒君主神色复杂道:“他的死活,我们也管不了,我们该担心的,是我们自己。别忘了,我们之前,可是试图杀死那苍穹君主,如果他铁了心报复我们,以我们的实力,恐怕很难抵挡……”
就算他们吞噬各自秘境,也未必能挡得住苍穹君主。
“怕什么,他与零大战,受伤不轻,短时间内,哪有功夫来找我们的麻烦?”梦魇君主淡淡道:“更何况,零虽然销声匿迹,但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他若是敢出手对付我们,首先得掂量能不能挡得住零的攻击。”
修仙 遊戲
话虽如此,但几位天族君主的脸色皆是十分难看,眼神中有着一丝担心。
从来都是命族用零来威胁天族,如今却轮到天族依靠零来威胁别人,以求自保,这样的落差,可不好受。
一方面,他们要担心苍穹君主,另一方面,他们又要担心零会不会卷土重来。
这种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日子,早在天族刚刚崛起的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受够了,不知不觉,他们仿佛再次回到了当年,回到了那一个对天族来说无比灰暗的时代。
他们好不容易才熬出头,好日子还没过多久,又得夹起尾巴过日子,想想就憋屈。
“算了,这段时间,还是低调一点,时刻警惕。”天妒君主叹了一口气,说道:“只要那苍穹君主不主动找我们麻烦,我们也别去招惹他……当年我们都能够熬出头,如今不过是再重新经历一遍,我相信,我们可以再次撑过去。”
顿了顿,天妒君主继续说道:“只要我们在源境衰变中保持优势,终有一天,这浑蒙海会重新回到我们天族的掌控之中!”
源境衰变之争,本质上是意识天珠之争,而意识天珠之争,比的不是君主的实力,也不是君主的数量,而是军团长的实力与数量,在这方面,天族拥有着碾压式的优势,就算没了犰亡境,天族的优势被削弱了一些,却也依旧保持对命族的压制。
“梦魇,你记得跟布鲁沟通好,让他务必引起重视。”天妒君主看向梦魇君主。
布鲁,天族两大极境军团长之一,效忠于梦魇君主。
梦魇君主点点头,而后道:“你也一样,记得跟洛克斯交代好,以往他跟布鲁怎么竞争,我们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一次,他们俩绝对不能任性,必须精诚合作,不给命族可趁之机……”
洛克斯,与布鲁并列的另一位天族极境军团长。
“只要布鲁和洛克斯联手,其他人好好配合,命族就算有着任天,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怨厌君主笑了起来:“毕竟,命族其他的军团长都太弱了,也就雪舞和兰多夫那两个小家伙勉强有着一战之力……”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