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都市言情 漢世祖-第256章 打仗打的還是後勤相伴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武清港,距离兴建落成的时间还不算长,但毫无疑问,在天下一统之后,迎来了爆发式的发展,也是南北海运经济交流的一个重要起终点。
锋临天下 小说
到八月上旬,即便不疾不徐的,经过前后近四十日的路程,刘皇帝御驾也抵达这个大汉如今北方最重要的港口。
迷走戰士
此港地处渤海湾西端,也是燕山道的海上门户,经过近十年的发展,也日趋繁荣,南来北往的商旅,带来了大量的财货,是各国、各地、各族商人交流的重要平台,海运的蓬勃兴起也催生其繁荣。而此港,也起到了辐射华北乃至山阳、东北的作用。
眼下,由于战争的缘故,民间的经济往来,受到了严重的抑制,但并不影响武清港的热闹。这里如今可是东路北伐军最重要的基地之一,尤其在锦州之战结束,汉军全面挺进辽东,彻底打通水运通道之后,武清港的重要性就更加突出了。
进入七月之后,陆上军需转运逐渐减少,几乎停罢,辽东大军的供给,开始全面转为海运。为方便转运,行营那边还调动了大量人力建材,在辽东湾内紧急抢修出了一座港口,毕竟有些大海船,是不适合入辽河通行的。
而武清港,就同渤海湾东端的登莱一般,作为北伐大军的后勤基地存在。来自燕山、河北的各项军需物资,源源不断输抵武清港口,而后装船,运往辽东,支持对辽战事。
说起来,比起前线真刀真枪、轰轰烈烈的厮杀战斗,刘皇帝始终认为,这后勤补给的调度转运,才是最困难的。最为繁琐,涉及到的人船车马,搞不好就是一团乱麻,而供馈几十万大军远征,后勤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所幸,这么多年下来,大汉的转运系统相对成熟,以水陆交通为基础,也培养出了大量得力的执行官吏,方才保障着那庞大的转运需求。
不得力也不行,逢北伐大业,上上下下都被逼得紧紧的,有敢怠慢的,是要掉脑袋的。在刘皇帝北巡的这段时间,东路水陆转运属下,就爆出了二十余件贪腐、懈怠、迟误的情况,而负责的人,也根据情节轻重,或杀头、或降职、或免官、或流放。
在这种大系统的工程中,只要想挖,就没有挖不出问题的,当然,刘皇帝的目的,也不是针对这些蝇营狗苟的贪墨小吏。
杀鸡儆猴这一套,刘皇帝玩得很熟练了,见起到了效果,也就叫停了,没有再扩大化,否则过犹不及,对大军转运供馈起到的就不一定是积极作用。
另外一方面,能够保证这一切稳定运转,还得益于两名干练的人才,军前的韩徽,军后的张美。这二人,都是实干的能臣,履历扎实,经验丰富,尤其是张美,每任后勤事,军需供馈,从无短缺疏漏,这其中体现的就是出众的统筹调度能力。
张美其人,已年过五旬,在朝中的诸多派系中,不那么显眼张扬。最早是受已故豫国公王章的提拔,从地方小吏调任三司,等王章退后,又受到汲国公薛居正的重用,近二十年下来,在大汉于西部用兵的过程中,始终管理着后勤工作,尤其在平蜀的过程中,所立功劳,使其积功跃升。
先负责川蜀地区的财政改革以及经济恢复,后调任三司主管盐铁,财政司成立后,又成为副使,可谓位高权重。
虽然不能算是刘皇帝的心腹之臣,但对其才干,也是十分认同肯定的。张美本人私德有亏,但不失大节,有些弹劾或者中伤的情况,刘皇帝也都是大方略过,都是因为他能够忠实高效地完成朝廷交付的任务,不负所托。
于是,此番北伐,刘皇帝再度用张美,全权负责东路北伐大军的后勤转运调度,足见信任。
至于韩徽,这就属于刘皇帝中意的青俊了,又是韩通的儿子,如今才三十七岁,在仕途上,已经走在了很多同辈人的前头。
进士出身,有部司经验,有州县履历,参与过第一次北伐,并表现突出,临危不乱,处置有方,立下功勋。此番又在北伐军中,并且是直接负责行营供给的专使,平坦开阔的官途几乎冒着金光迎接他。
軍婚誘寵 小說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小说
就像在大名府时,到了武清港,韩徽也亲自前来,陪着刘皇帝视察。当然,韩徽不是为了专门迎合刘皇帝,而是正好在港内安排协调事务。
如今辽东的战事虽然如火如荼的,但前期的调运已然十分充分了,足以支撑到冬季,军前倒也不需要他时时刻刻盯着,并且,为冬季作战的耗用准备,才是如今的工作重心。
武清港内的壹号码头上,刘皇帝迎风而立,面对着繁华而庞大的海港,感受着西南风的催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自豪与惊讶。
东临东海,他经历过,但是,面对想武清港这样规模庞大、设施完善、功能齐全的海港,这还是第一次。
虽然脚下踏着的难以明确是后世天津港哪处,但刘皇帝嘴里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天津……”
望着停靠在码头上的那十几艘庞大的三桅海船,其中一艘,已然开始起锚,准备出港航行,那逐渐升起的风帆,让刘皇帝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开启了属于大汉帝国的航海时代……
那种推动历史进程的自豪与自得情绪在心胸之中脚趾缠绕,嘴角也不由泛起笑意。
韩徽就跟在刘皇帝身边,年纪越大,驼背也就越明显,不过大汉上下,已经很少有人还敢拿他身体上的缺陷来议论嘲讽了,权势地位是最好的化妆品。
韩徽当然难以体会刘皇帝心中翻腾的想法与感触,听到天津二字,主动道:“陛下,武清港因属武清县所辖,因而得名,对此,地方上也不乏异议。燕地分野旅寅为析木之津,因而有人提议港口命名析津港。陛下口衔天宪,驾临此津,天津之名,却恰得其宜!”
听其言,刘皇帝呵呵一笑,摆摆手:“朕倒无意更其名,时下最重要的,不在此港的名字,而在于它能发挥的作用!”
“作为辽东大军的供馈枢纽,能够承担起转运任务,这才是关键所在!”刘皇帝道:“朕不只一次说过,打仗打得是国力,拼的是军械钱粮,数十万大军在辽东,这后勤更是重要。将帅们在前线奋战,你韩徽统筹调度,以补军需,也是在打仗,攻坚克难,责任可不下于行营将帅们!”
“臣明白!也一直谨记陛下教诲,不敢怠慢!”韩徽后退一步,拱手郑重道。
刘皇帝又打量了他两眼,不到四十岁,但老态与自己都差不了多少了,可见数月来,是何等的奔波忙碌,劳心劳力。
“看你面露疲态,还需注意身体啊!”刘皇帝抬手搀正韩徽。
对于皇帝的亲近,韩徽脸上绽开了笑容,神情依旧恭敬:“多谢陛下关怀!”
“等北伐战事结束,朕觉得,你可以更进一步,再多担些职责,再到地方当当父母官!”刘皇帝这么说道。
闻言,韩徽微愣,随即表示感谢,显然,刘皇帝这是又要提拔他了,并且,以他如今的职位,再进一步,一道主官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哪怕在地方上待个十年,再归朝廷,或许就是拜相之时了,未来可期啊!不过,注意到刘皇帝目光所向,那是辽东方向,韩徽心中也不由打鼓,如果是那边,这差事可就不那么好当了……
“这些海船,能够装载多少货物?”刘皇帝的注意力又转向壹号码头上停靠着的大船。
“回陛下,这些都是近些年,由苏、扬船厂承造新型海船,名为海马,专为物料运输,满载可一次输送五千石粮食!”韩徽介绍道。
笑妃天下 墨陌槿
“五千石……真大啊!”
刘皇帝默默算了下,得有个三四百吨吧……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