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夫書架

精品都市异能 協議結婚後熱搜爆了笔趣-551 大張旗鼓示愛蘇羨意?交通癱瘓讀書

協議結婚後熱搜爆了
小說推薦協議結婚後熱搜爆了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星辰悄寂,夜色颓靡。
陆时渊摘了眼镜,揉了揉眉心,有人挖他墙脚?
意意?
他就算再怎么想,也不会把苏琳划为自己的墙角。
还特意打了电话给肖冬忆。
一次没人接,又打了第二次,电话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某人暴躁的声音,“陆时渊,三更半夜的,你到底想干嘛?”
陆时渊眉眼轻挑,“我打扰你了?”
肖冬忆快疯了。
今天周小楼恰好休息,两人难得出去约会。
在外面吃了饭,遛弯,结束后他送周小楼到公寓,她又邀请他上去喝杯水,成年男女之间的暗示,不言而喻。
之前在酒店的时候,肖冬忆马失前蹄,一直暗戳戳的想要重振雄风。
脱了衣服,还放了狠话:
“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周小楼笑疯了:“我期待着。”
两人在床上滚了半天,还点了香薰蜡烛,气氛刚好,他正准备提刀上阵,结果……
某人电话来了!
陆时渊低咳着:“抱歉,我不知道你在忙。”
“说吧,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肖冬忆坐起身子,余光瞥见周小楼已穿上睡衣,吹灭蜡烛,裹了睡衣去外面。
他心下暗恼:
又错失了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我想问你,近期燕京有什么八卦。”
肖冬忆气得伸手捶被子:“陆时渊,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问我有什么八卦?你丫是不是有病?”
“关于谢家,或者意意的。”
“我……”
肖冬忆被气得说不出话,过了数秒才冲他吼了句:“我现在满心满眼,只有我自己的媳妇儿!”
谁会盯着你媳妇儿看啊!
陆时渊:“看来是没有。”
他是想着,苏羡意并未跟他提过任何事,但燕京有什么风吹草动,肖冬忆定然知晓。
便先来问问他。
肖冬忆的那些群,基本都是燕京本地人,聊得八卦,也都是关于当地的一些事,崔颢不是燕京人,也没混进京圈,又不出名,他自然关注不到。
所以他叹了口气:
“确实没有。”
肖冬忆皱眉:“你怕是不知道,你家媳妇儿在外面风评多差,有谁敢追她啊。”
“原本觊觎她的人挺多,只是恶女之名传出来后,大家觉得,还是保命要紧,也就没人敢盯着她了。”
再者说,还有谢驭这个杀神在前面。
有人调侃:
娶苏羡意,需要向老天再借个胆子。
陆时渊点头,“我知道了,打扰,你们继续。”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气得肖冬忆抓狂捶被子。
气氛都被他破坏了,还继续个鬼啊,当他穿了衣服到外面时,周小楼正在厨房,一边喝水,一边打电话,聊得是关于外地户口的问题。
因为周小楼也是外地户口,许多事,她应该更了解些。
“谁的电话?”肖冬忆见她挂了电话才出声询问。
“苏琳。”
“听你们在聊外地户口,她要留在燕京?”
“关于买房的事,再过几天,苏叔叔他们就该回康城了,不过她要在燕京多留些时间。”
肖冬忆点头。
“她一个人住酒店也不合适,我想着,要不让她再搬回来跟我一起住。”
“我觉得不太行!”
“她留在燕京,就是为了买房?”
“还有厉家那位小堂妹的补课问题,小呈挺忙的,厉警官又帮了她,所以……我觉得,大部分是因为厉警官。”
周小楼和苏琳住过一段时间,很清楚她的性格,有恩必还。
我有一座深山老林 湖蛟
肖冬忆皱眉,像是在思考什么。
却被周小楼一句话打断了思路:
“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该回家了?”
“……”
肖冬忆叹息:
其实,
海貓莊days
他不想回家!
近身狂醫
以至于某人回家时,肖妈妈闻声出来,就看到自家儿子垂头丧气,那表情,好似回家就跟遭罪一样。
这种颓丧的情绪,一直蔓延到第二天。
陆时渊再见他时,是在进行术前准备,他瞥了眼身侧的人,“黑眼圈这么重,昨晚没睡好?”
“你说呢!”
“你和小楼睡这么晚?”
“……”
陆时渊哪里知道肖冬忆半夜又回了家,更不知道两人交往到现在,还没发展到最后一步。
毕竟这两人当初过夜,可是被周家爸妈堵在酒店里的。
最关键的是,陆时渊说完这话,又在他心口捅了一刀:“年纪不小了,不要太过放纵自己,要多注意身体。”
肖冬忆就差在他头上来个暴扣了,深吸一口气,岔开话题:
墨 舞 碧 歌 司 火 之 王
“话说,你昨晚干嘛问我燕京有没有八卦?”
“随便问问。”
“关于谢家或者你媳妇儿的八卦没有,不过燕京最近似乎不太平。”
“怎么说?”
“有些群里,总有人发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什么有好东西想和大家分享,快年底了,总觉得乱哄哄的。”肖冬忆咋舌,“对了,你跟谢哥儿的婚礼,准备什么时候正式通知大家?”
“等婚纱照出来。”
现在流行用电子邀请函,陆时渊是想着等婚纱照出来,电子邀请函制作好,正式对外通知。
“你们的婚纱照还没出来?这么慢?”
“应该快了。”
若非自己拍过婚纱照,陆时渊哪里知道,从拍照,初选照片,进一步精修照片……要经过好几轮步骤,一整套流程下来,很费时间。
肖冬忆笑道:“只怕到时候你结婚的消息爆出来,燕京会更乱。”
**
说起婚纱照,在几日后,便接到婚纱店的电话,让他们去店内看照片。
此时的照片,已是经过一轮初选后留下的精修照,若有不满意的,店铺承诺,可以二次修改。
只是陆时渊那日没空,便只能苏羡意与谢驭、陆识微一起过去。
时间约在苏羡意下班后。
那日,临近下班,苏羡意接到了谢驭的电话。
meji短篇
“我快到你们公司了,前面有点堵车,可能会晚一些到。”
“好。”
苏羡意后来又被领导叫过去,问她有没有意愿在公司年会上表演节目,被她婉拒了,她如今的身体,怎么敢乱蹦乱跳。
待她从领导办公室出来时,已到了下班时间。
同事们却没几个走的,全都趴在窗边朝下张望什么。
“大家都在看什么?”
苏羡意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询问。
“底下,好像有人求婚还是什么的,搞了车队,还弄了一堆玫瑰花。”
苏羡意了然,难怪自己哥哥说堵车,大概就是因为这个。
同事们看了一段时间,久没见到女主角,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苏羡意与一群同事搭乘电梯下楼,一路上还有说有笑。
几个同事又开始调侃她,让她赶紧把男朋友带来。
“再过段时间,公司年会,可以带家属,要不你把你男朋友带来?”同事提议。
“是啊,带来看看。”
苏羡意身份摆在那儿,大家对她男朋友自然好奇。
一开始,她说有男朋友,大家觉得,可能是为了让追求者死心,时至今日,还有人觉得,她根本没有男朋友,但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还是知道些内幕的。
苏羡意经常会看着手机傻笑。
这不是谈恋爱,又是什么?
她笑了笑,“他工作比较忙,我和他说一下,看他有没有时间。”
几个同事欢呼雀跃。
当众人到了公司一楼大堂时,透过玻璃门,就看到外面停着几辆敞篷车,绑着气球,里面堆满了玫瑰花,在冷清的冬日,显得格外惹眼。
周围,还聚了不少围观的路人。
“我要疯了,公司门口堵车了,这得怎么开车?”有同事抱怨。
苏羡意裹紧衣服,拎着包,与同事一起,刚踏出公司大门,就有个熟悉的身影朝她走来。
男人穿着一身西服,在零下的气温中,已冻得瑟瑟发抖,面色青紫。
造型精致,高级定制款的西装,也显得洋气而高级。
梳着油头,在凛冽的寒风里,风吹不乱。
怀中抱着一大束艳红的玫瑰,直奔苏羡意而来——
“意意?这好像是冲着你来的?”同事们惊呼。
“这么大阵仗?求婚啊?”
“这是你男朋友?”
……
苏羡意眉头轻皱。
他想干嘛?
而因为道路拥堵,在困在半路的谢驭已经有些不耐了。

Categories
現言小說